Era-Shhc.pngEra-Shbom.pngEra-Characters.png


阿历克斯·谢帕德
AlShep.png
基本信息
英文 Alex Shepherd
性别
年龄 22
出生 1985年,生于牧羊人溪谷
死亡 (坏结局中)2007年,死于寂静岭
体貌特征
发色 棕色
眼睛 浅棕色
服饰 M-1965野战夹克
配件 步话机、胸灯
社会关系
家族 谢帕德家族
教派
职业 士兵(可疑)
恋情 艾丽·霍洛威
家人 父亲:亚当·谢帕德
母亲:莉莲·谢帕德
弟弟:约书亚·谢帕德
好友 惠勒警长
仇敌 教团
角色信息
出场作品 《寂静岭:归乡》
《寂静岭:记忆之书》(龙套)
配音 Brian Bloom
配图:《寂静岭:归乡》中的阿历克斯。
I’m not trying to be a badass or a hero or anything, I just want to do something that matters.
—Alex, in his diary

阿历克斯·谢帕德Alex Shepherd)是《寂静岭:归乡》的主角。阿历克斯回到家乡,发现他的父亲和弟弟约书亚都不见了,而他的母亲的精神似乎有些失常。阿历克斯开始寻找弟弟,在找寻过程中他遍历了家乡——牧羊人溪谷,最终来到了寂静岭

身世背景

阿历克斯的父母是亚当·谢帕德莉莲·谢帕德。在阿历克斯的童年期间,曾有参军经历的亚当教会了他多种多样的格斗技巧。因为霍洛威家族时常与谢帕德家族一同工作,阿历克斯便经常有机会与艾丽·霍洛威在一起玩耍,但是随着时光飞逝,两人最终断绝了来往。

阿历克斯八岁时经历了一场特大暴雨导致的事故而被困在校车中,险些在冰冷的托卢卡河水中因体温过低死去;幸运的是,阿历克斯被马丁·费奇医生抱在怀里维持温暖而免于罹难。

在阿历克斯九岁或十岁左右的时候,约书亚出生了。父母对阿历克斯的关爱渐渐消失,直到变得完全漠不关心,并显示出对约书亚明显的偏爱。尽管自己的弟弟从父母那吸引了所有的关注,阿历克斯仍然经常照顾约书亚。每个夏天,阿历克斯和约书亚都会一起到托卢卡湖上游玩。

步入高中后,尽管阿历克斯开始忽视艾丽,两人最后还是寻机见面了。厌倦了顶着家族名誉而生活的压力,阿历克斯有着强烈的愿望想要离开家乡牧羊人溪谷,但却难以向艾丽说出真实的想法。他非常羡慕艾丽能够拒绝家族压力影响她的生活,尤其是在她的母亲玛格丽特·霍洛威身居法官地位的家庭背景下。在高中期间,阿历克斯在码头当加油工来赚些钱。故事中同样有暗示阿历克斯曾经送报纸来攒钱给自己买一辆自行车。

高中毕业后,父亲亚当经常忙碌,而母亲莉莲依然对他漠不关心,因此阿历克斯经常去拜访霍洛威家,主要是为了见到艾丽。2003年夏季之后,牧羊人溪谷举办了庆祝小镇建立150周年纪念日的大型聚会,期间阿历克斯在宠物园干活,保证动物们不会伤到孩子。

在纪念日一周以后,在托卢卡湖发生了某个由阿历克斯导致的事件,结果阿历克斯没有向艾丽道别就突然消失,使得艾丽极其失望并有些恼火。艾丽拜访亚当和莉莲打探消息,但亚当只是告知她阿历克斯离开了就再无他言。阿历克斯身为家中“害群之马”的地位更加低下了。

外貌特征

阿历克斯人物形象的设定概念图。

阿历克斯的发型与莫霍克发型有些相似,中等长度,棕色,有些凌乱;阿历克斯的眼睛是浅棕色的,两颊有非常稀薄的胡须。

玩家在游戏开始前可以改变阿历克斯的服饰。默认上衣是一件类似M-1965野战夹克的外套,涂有类似于M81式的黄褐色迷彩;左臂印有星星图案在前的美国国旗(战时标准,象征着星星向战斗前进,旗帜向前行进),右臂戴有“美军特种部队”的标签和袖章。外套底是一件黑色衬衫,以及灰色裤子、皮鞋和橡胶边的军队身份牌(后被发现是父亲亚当的)。

性格品质

在《归乡》里,阿历克斯表现得格外沉闷阴郁,全心关注着找到他失踪的弟弟约书亚。与詹姆斯·桑德兰类似,阿历克斯做出的选择由玩家决定,因此他的性格可以由这些选择表现出不同特点,他可以表现出同情怜悯之心,或者彻底的无情冷漠。艾丽形容阿历克斯是“所了解的最冷静的人之一”,暗示着他有天生的松弛自在的态度。但在游戏过程中,对于阻挠他的人,尤其是拒绝回答或试图说谎的人,阿历克斯会表现的十分直白严厉。艾丽还提到阿历克斯很“有想法”,能和她谈天说地几个小时。

阿历克斯想给世界带来积极的改变,引用他的一些话比如:“我只是想做些有意义的事”和“离开这儿是因为我想影响这个世界,可身边的人却对我的能力视而不见。”他觉得大多数人低估了他的潜能。阿历克斯与父亲间的对话暗示了两个使阿历克斯认为他自己是一名士兵的原因:阿历克斯始终认为他的父亲厌恶他,而入伍则会让父亲为他而骄傲。阿历克斯还希望成为强大的人,能够保护或救助别人,特别是他的弟弟约书亚。

阿历克斯似乎是个不合群的人。除了艾丽,游戏中没有提到他的其他朋友。阿历克斯说他“从未和任何人真正的接触”过。根据录音带中的内容,他似乎喜欢玩“扮演游戏”,还喜欢阅读漫画和看电视。小时候的阿历克斯还喜欢玩棒球,收集和买卖球员卡。

尽管阿历克斯取笑、嫉妒他的弟弟,仍可以看出阿历克斯是真心爱着约书亚的,弟弟的死对他来说是极为痛苦的创伤。因此,阿历克斯也许遭受着复发性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无法承受自己造成约书亚死亡的责任和负担。

寂静岭:归乡

阿历克斯将“罗比兔”交给约书亚。


阿历克斯在一场发生在医院里的噩梦中登场,开始寻找他的弟弟约书亚。然而每当阿历克斯靠近弟弟并向他伸出手的时候,约书亚都会逃跑。阿历克斯紧追着约书亚的踪影进一步地探索医院,最后进入电梯间。随着电梯的下降,阿历克斯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电梯开始剧烈晃动起来,随即一把巨大的刀身猛然劈入电梯大门向他刺来。阿历克斯在被三角头用刀刺穿的噩梦中猝然惊醒,现在的他正坐在卡车的副驾驶上,司机特拉维斯·格雷迪正载着他返回他的家乡——牧羊人溪谷。

阿历克斯与母亲莉莲的重聚。

当阿历克斯回到牧羊人溪谷的时候,他发现整个小镇都被浓雾笼罩着,街道路面塌陷分离甚至有一部分已经消失了。在回家的路上途经市政大厅时,他遇到了艾丽·霍洛威的母亲玛格丽特·霍洛威。玛格丽特在看到阿历克斯的时候表现得非常惊讶,随即告诉阿历克斯他应该尽快回家探望母亲。当阿历克斯到达中时,他发现他的母亲莉莲正处于一种近乎神经质的紧张精神状态中,并且告诉阿历克斯他的父亲亚当已经离开家去寻找失踪的约书亚了。阿历克斯在向母亲承诺会将约书亚找到并带回来的同时,将母亲放在膝盖上的一把手枪拿走了。随即他听到了一些从地下室传来的奇怪的声音,在地下室里他很快发现了怪物,这些怪物不仅仅存在于他的噩梦中,它们都是真实的具体的。阿历克斯来到父亲的狩猎室时出现了记忆闪回:父亲亚当阻止他进入狩猎室并向他怒吼不允许他再次进入这个房间。阿历克斯离开家继续前进,找到了一条隐藏着的小路通向玫瑰山庄墓园。

阿历克斯和艾丽·霍洛威的重逢。

最后阿历克斯在警察局门外遇到了他儿时的玩伴艾丽·霍洛威。艾丽看上去正在张贴寻人启事,同时她告诉阿历克斯小镇上的很多居民都失踪了。当阿历克斯告知艾丽自己正在寻找弟弟的时候,艾丽把警长惠勒给她的无线电收音对讲机递给了他,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保持联系。当阿历克斯搜寻家附近的墓地的时候,他去了柯蒂斯·阿克斯的废物回收修理厂,并询问柯蒂斯是否能把他从母亲手里拿来的那把枪修好。最终他用这把枪交换了一把新枪,而且从柯蒂斯那里了解到小镇上的所有钟表都停在了2:06无法被修好。阿历克斯别无选择地离开了柯蒂斯,与此同时更多的怪物逐渐地接近他,阿历克斯再次从那条小路穿过公墓。

阿历克斯开启了巴特利特家族的陵墓,发现了一块可疑的手表,拾起之后便昏倒在地;醒来时,他已在未知力量的作用之下身处寂静岭的街道,并在大酒店再次看到约书亚的身影。他在怪物横行的酒店里寻找弟弟的踪迹,却遇到了卡罗尔·多伊尔,一名躲在门后与阿历克斯交谈的女子。她要求阿历克斯找到“三段记忆”作为交换一把奇怪的钥匙的条件。拿到钥匙后,阿历克斯继续前行,发现约书亚正站在不远处,两人之间的地板上有一个无法绕行的大洞。阿历克斯奋力一跃,险些掉下去,他被迫用双臂艰难地抱住地面;向约书亚求助无果,阿历克斯无助地坠入洞中。

阿历克斯落入了酒店温室,遇到了他之前在墓园里看到的镇长萨姆·巴特利特(当时他并没有认出)。阿历克斯想起镇长的儿子乔伊曾是约书亚的好友,便试图向他打听一些消息,可是镇长的醉话让他更加困惑。这时,怪物Sepulcher从泥土里升出,一掌拍扁了巴特利特镇长;阿历克斯击败了Sepulcher,后者落入深不可测的洞中;阿历克斯站在边缘俯视,也因突如其来的晕眩而坠入其中。他在一间监狱牢房中醒来,遇见了惠勒警长。阿历克斯把自己正在寻找约书亚,以及巴特利特市长遇难的事情告诉了惠勒。在得知阿历克斯也看到了“那些怪物”后,惠勒相信了阿历克斯并决定帮助他离开这里。阿历克斯收到了艾丽的无线电,两人准备与她汇合,但一只Siam从天而降,把惠勒和阿历克斯分开了。阿历克斯逃出警局,救下了正被另一只Siam袭击的艾丽。两人发现更多的怪物正向他们涌来,决定逃进下水道里。交谈中,阿历克斯得知艾丽的妹妹诺拉·霍洛威也失踪了。两人在下水道中被迫分开;阿历克斯离开下水道后决定寻找艾丽。

文件:Homecoming scarlet doll.jpg
阿历克斯在拿起斯卡利特的洋娃娃后头痛昏倒。

阿历克斯收到惠勒的无线电,惠勒怀疑马丁·费奇医生对艾丽的下落知情并建议阿历克斯去找他。阿历克斯很快在路边遇到了浑身是伤、衣服浸血的费奇医生,追着他走进诊所,来到医生的女儿斯卡利特·费奇的房间。阿历克斯拿起斯卡利特的娃娃,娃娃在他的手中迅速腐化;阿历克斯头痛昏倒,在里世界中醒了过来。在里世界中,阿历克斯多次看到约书亚的身影,最后却见到了跪在地上自残的费奇医生。几近疯狂的医生解释说他自残是为了“忏悔他犯下的罪恶”。阿历克斯将娃娃递到他的手中,娃娃转头凝视费奇医生,医生身上的刀伤开始血流如注。从医生手中滑落的娃娃陷进血泊,一个长相与斯卡利特相似的怪物转而钻出,一口咬下了医生的头,对阿历克斯展开攻击。阿历克斯在杀死它后也陷入了血泊,又在刚才的诊所中苏醒过来,获得了藏在娃娃体内的钥匙

阿历克斯随后前往市政大厅,并开启了一条秘密通道;在绕开护士的重重袭击之后,阿历克斯获得了仪式匕首。匕首柄的形状与亚当狩猎室的门把手十分相似;阿历克斯回到家中打开狩猎室的门,找到了阁楼的钥匙。在阁楼处出现了一段记忆闪回:亚当将家族一代代传承的珍贵信物——家族戒指交给了约书亚,并叮嘱他不可以给任何人看这枚戒指,甚至他的哥哥阿历克斯也不行。闪回之后,阿历克斯找到了一页亚当写下的信,其中提到了寂静岭的事情,并提到亚当出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在他的两个儿子中做出选择。

文件:Alex confronts Lillian
阿历克斯质问母亲。

阿历克斯找到母亲,直截了当地询问她究竟是否知道信中所说的与寂静岭有关的事情,莉莲迟迟不肯回答。这时,潜入家中的教团士兵把阿历克斯打翻在地,并绑架了他的母亲。在士兵们正要逃离时,房门自动上锁,整个房间也随之转化为里世界。醒来的阿历克斯意识到了危险,并解开了四项与家族的过去以及每位家庭成员内心悔意相关的谜题。

文件:Lillian's Death
阿历克斯与母亲见最后一面。

房屋随即恢复了原貌,阿历克斯走出家门便碰见了赶来的艾丽,二人随后又与惠勒汇合,决定乘船前往寂静岭寻找大家。在乘船横渡托卢卡湖的途中,阿历克斯和艾丽发现他们父母都曾叮嘱过他们不要去寂静岭。艾丽摘下她的项链挂坠盒递给阿历克斯,解释说这是她在妹妹失踪后在母亲房间里找到的。小艇突然遭到教团的埋伏,士兵们绑架了艾丽和惠勒,将他们送往监狱;而失去意识的阿历克斯掉进湖中,被冲到寂静岭的岸上后醒来。阿历克斯通过无线电联系救出惠勒,两人分头行动。阿历克斯与被困在刑具上的母亲相遇了,母亲痛苦地恳求阿历克斯帮她做个了断(阿历克斯此时的选择会对结局产生影响);无论阿历克斯是否接受母亲的请求在刑具启动前杀死她,刑具都会将母亲残忍撕开。

母亲死后,周围陷入里世界状态。阿历克斯再次与惠勒汇合,并在一间毒气室内发现了被绑在椅子上的霍洛威法官。在阿历克斯为她松绑时,艾丽的项链挂坠盒掉了出来,阿历克斯把它捡起来递给法官。突然,赶去关闭毒气阀门的惠勒被钻出的窒息拖入墙壁内的洞穴。霍洛威在阿历克斯的警告下离开了房间,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阿历克斯很快击败了窒息,忽然瞥见窗外掠过约书亚的身影,赶快追了上去,最终来到圣途教堂

文件:Adam Shepherd
亚当请求阿历克斯的原谅。

阿历克斯在一间忏悔室中听取了一名男子的倾诉,男子通常被认为正是阿历克斯的父亲亚当。亚当讲述了他们为冷落阿历克斯的行为感到后悔,以及他们爱着阿历克斯,却又有着不能表达这份爱的苦衷,并祈求阿历克斯的宽恕。(阿历克斯此时的选择会对结局产生影响)阿历克斯随后开启了教堂管风琴的密道,发现父亲亚当被绑住双手悬在空中。交谈中,亚当提到了阿历克斯身上的狗牌和夹克是亚当自己当兵时的物品,而阿历克斯其实在某次事故之后一直住在精神病院里,士兵的身份是他因病产生的幻觉。惊疑之中,阿历克斯又目睹了父亲被寂静岭的夜魔一劈为二的惨死。

阿历克斯穿过教堂,在矿井里捡到一套被遗弃的教团制服,便穿上作为伪装。在升降梯里,他意外地遇到了柯蒂斯,只好默不作声地与柯蒂斯一同乘电梯向下。柯蒂斯无精打采地自言自语;电梯停止后,他让阿历克斯先走,却趁机猛击阿历克斯的后脑勺,将他打晕在地。

阿历克斯被玛格丽特折磨着。

阿历克斯醒来后看到霍洛威法官坐在身边,随后发觉自己正被绑在椅子上,一旁的桌边满是刑具。霍洛威法官将教团的企图娓娓道来,并解释道失踪的孩子们其实都已成为仪式的祭品。牧羊人溪谷的四大家族——费奇家族巴特利特家族霍洛威家族谢帕德家族——创始人都来自寂静岭小镇,为了离开小镇,他们接受了教团提出的条件:各家族每五十年必须献出一名子女,借由鲜血的满足,保护溪谷与寂静岭一样免受因神灵之怒而产生的恐怖。尽管三个家族完成了各自的献祭,亚当却没有杀死他的任何一个儿子,因而谢帕德家族未能践约,激怒了教团;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返回寂静岭,按原样完成仪式。霍洛威说,他们必须除掉与这一变革作对的人,尤其是阿历克斯、艾丽和惠勒。霍洛威打算杀掉阿历克斯,拿起电钻刺进阿历克斯的左腿。而阿历克斯承受着剧痛挣脱束缚,将电钻推向霍洛威;相持不下之后,电钻终于刺进霍洛威的下颚,杀死了她。

阿历克斯来到隔壁杀死柯蒂斯,救下艾丽,两人穿过教团的老巢,找到了胸前插着刀子,不省人事的惠勒;阿历克斯必须选择是否消耗一个急救包来抢救伤势危急的惠勒(此时的选择会对结局产生影响)。阿历克斯决定暂时离开艾丽,继续寻找约书亚。他来到一个巨大的房间内,四大家族的墓碑陈列在房间的四面,各自刻有历史上其家族选出作为祭品的子女姓名,而一百五十周年的祭品正是斯卡利特·费奇、乔伊·巴特利特、诺拉·霍洛威、以及阿历克斯·谢帕德。在一段记忆闪回中,阿历克斯回忆起了约书亚遇难的真相。

阿历克斯回想起约书亚的遇难。

一天深夜,阿历克斯叫上约书亚到托卢卡湖上划船,毫不顾忌父亲的禁令。阿历克斯揶揄约书亚说他是个只会听话的小孩子;约书亚为了回击,拿出了本该藏好的家族戒指,以此显示自己比阿历克斯更“特别”。阿历克斯从约书亚手里夺过了戒指,在争抢中,约书亚不慎摔倒,头撞在船沿上,失去知觉坠入湖中。惊恐的阿历克斯大声呼唤约书亚,却无济于事。赶来的亚当将约书亚捞上来抱在怀中,怒斥阿历克斯毁掉了一切,告诉阿历克斯他才是被选中的孩子;阿历克斯在震惊之中,陷入了“救回约书亚”的执念。根据线索可知,在此之后,阿历克斯的父母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并对其他人谎称阿历克斯是去参军了,而阿历克斯在这四年中恰好产生了自己是因参战而受伤住院的士兵的幻觉。

阿历克斯从闪回中清醒过来,面对残酷的真相而陷入极大的悲痛中。里世界再度降临了,随之出现的是最终boss——Amnion。一番苦战后,阿历克斯打败了boss,用刀切开它的腹部,约书亚的遗体从其中滑出。阿历克斯终于向约书亚道出了自己的歉意,并将家族戒指和手电筒留在了约书亚的身边。

阿历克斯的最终命运取决于玩家所达成的结局。

结局命运

  • 好结局:阿历克斯钻出下水井,与艾丽汇合。简短交谈后,两人走进浓雾深处,离开了寂静岭。该结局需要玩家在游戏中选择杀死母亲和宽恕父亲。
  • 微笑!(彩蛋):在工作人员名单播放完毕后会出现一段隐藏动画。玩家以阿历克斯的视角回到家中,注意到一串潮湿的足迹延伸到楼上,便沿着这条痕迹走进了弟弟的卧室。走进房门,阿历克斯看到湿漉漉的约书亚坐在床上;约书亚举起相机拍下了阿历克斯,笑了起来。这张拍下的照片正是游戏前期阿历克斯可以收集的一张“阿历克斯的照片”。该彩蛋需要玩家收集到11张照片或者在困难难度下通关。
  • 溺亡结局:阿历克斯发现自己身处盛满水的浴缸中不能动弹,父亲走了进来,安慰阿历克斯不必惊慌,并告诉他约书亚会顺利地传承谢帕德家族的血脉,而阿历克斯的牺牲将使牧羊人溪谷获得接下来五十年的安宁。亚当将阿历克斯按到水下,淹死了他。该结局需要玩家在游戏中选择杀死母亲但不宽恕父亲。
  • 医院结局:阿历克斯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一张手术床上,墙上挂着写有“206”的门牌,两名医生正在阿历克斯身旁准备仪器。阿历克斯怀疑他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梦或者幻觉,便挣扎着询问医生他是否一直待在病房里。医生证实了他的说法,并告诫阿历克斯,只有在学会接受现实并承担起所作所为的后果之后,他才可以出院。医生将电极置于阿历克斯的太阳穴,装置开始进行电休克疗法;阿历克斯尖叫着失去了意识。该结局需要玩家在游戏中选择宽恕父亲但不杀死母亲。
文件:Judgement.png
三角头惩罚阿历克斯。
  • 三角头结局:阿历克斯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张椅子上,左右两侧各有一只三角头缓缓走来,手中各持着半块头盔,与它们头上所戴的样式相同,内部布满了尖锐的长刺。三角头不顾阿历克斯的叫喊,将两块头盔在阿历克斯头部合拢;阿历克斯随之变异为一只新的三角头,有着比这两只三角头更魁梧的身体,并伸出手臂发出怒吼。该结局需要玩家在游戏中选择不杀死母亲,不宽恕父亲且不抢救惠勒。
  • UFO结局:阿历克斯钻出下水井,与艾丽汇合,两人正要抱在一起,却被空中出现的UFO吸走了。不远处的惠勒看到了这一幕,怒气冲冲地指责UFO就是让镇上居民消失的罪魁祸首,他早已猜到了。该结局需要玩家在游戏中选择不杀死母亲,不宽恕父亲但抢救惠勒。

Quotes

这篇文章中仍有未被翻译的部分,寂静岭中文维基正期待着你来翻译它

  • "War is hell, right?"
  • "Back in high school, I knew I had to get out of town."
  • "I saw a guy's legs get blown off today. He was walking patrol alongside an APC when an anti-personnel mine when off on the side of the road. The top half of his body did a back flip and landed right in front of me. Without thinking, I wrapped a tourniquet around each bloody stump and began to give him CPR. I was at it for an hour before the medics showed up. Then I went around the corner and threw up for twenty minutes."
  • "I grew up in a small town. I left because I wanted to make a difference and the people around me were too blind to see that I could. I don't care if I ever go back there, but I'd like the people I do care about to know that in a bad situation I did everything I could to make it better. I'd want them to be proud of me."
  • "I had the dream again. It went on even longer this time. No matter how close I got to Joshua, he always got away. He kept asking me for things, but whatever I got him didn't seem to help. He didn't look good. Something was wrong. I know it was just a dream, but I've had this bad feeling all day long that something's wrong with him."
  • "Yeah, asshole, I'm stressed out about this stupid dream!"
  • "I dread the thought of going back home to Shepherd's Glen, but it's a necessary evil."
  • "Condescending ass."
  • "Where's my squad? Are they here? Did they make it? Ah, ahhh! Hey, hey talk to me. Say something! Oh God... oh, oh God!"
  • "Hey, hey what are they doing? What's going on there? Hey, where are you taking me? No! Hey! No! Where am I? Hey, what is this place? Hey, where are you taking me?! No! Where am I, man?!"
  • "This toilet is disgusting. This toilet smells like death."
  • "Sometimes I wonder how things would have turned out if I were born into a different family..."
  • "Home. It feels strange being back here again."
  • "Everyone always thought we were the perfect family. I guess people believe what they want to." (examining family photograph)
  • "This is the same TV my parents had when I left. I always begged them to buy a new one, but my dad says that kids shouldn't sit in front of the TV all day. What does he know?"
  • "Mom loves to bake. She's pretty good at it too. When she bakes brownies, the whole house smells like chocolate. That smell haunted me while I was in the hospital."
  • "You always were a klutz." (to Elle)
  • "What the hell...? You gotta be shittin' me!" (Alex sees a Needler)
  • "Josh... Josh... Don't let me fall!"
  • "What is this thing? What did you do? Where's Joshua?!"
  • "What the hell's happened to Shepherd's Glen? You're the mayor. These people are your responsibility."
  • "Where's... my... BROTHER?!"
  • "I can't tell you what happened. You'll never believe me! Shit, I don't even believe me."
  • "My God... Josh!"
  • "Stop lying! I'm tired of it!"
  • "GODDAMMIT, TELL ME! Stop pretending you care about me and start telling me what's going on! Joshua is the only one you ever cared about, and I can help him if you tell me the truth!" (to his mother)
  • "Forget it. I should apologize. It's just... this place brings back bad memories for me."
  • "I never thought I'd hear Mom say that she loved me. But I guess it took the fear of death to make her realize it. I spent so long hating her, and now, I can't believe she's gone." (unused text)
  • "I feel that you could start loving your son at any time."
  • "The only prayer I say for you is this: whatever hell awaits you, it won't be long before you see it."
  • "And why do you think God cares about your problems?"
  • "That isn't God, that's your conscience making sure you never forget what you have done."
  • "If you truly want forgiveness, then you already have it."
  • "Stop giving me orders, Dad. You have no idea what I'm capable of."
  • "I don't hate you. I forgot you... a long time ago."
  • "No... that's not true. I'm a soldier. I protect people."
  • "Don't! Look, I can help you with all this! There must be another way!" (to Margaret Holloway)
  • "BITCH!" (after killing Holloway)
  • "What a piece of crap." (examining the Shepherd Family Ring)
  • "Dad thinks you're a little baby who can't do anything on his own."
  • "Josh...? Josh..." (Alex begins to cry) "I'm sorry, Josh... I never meant for this to happen... Josh... I'm sorry..."
  • "No... no... he's okay... right...? No, I can save him... I can, I can save him. I can save him... he's okay..."
  • Elle: "What did you see in there?"
    Alex: "What I needed to."

冷知识

  • 阿历克斯是寂静岭系列中有着最多死法的主角,且方式较为血腥,包括断臂、被Feral咬破喉咙、被Schism砍成两半、被Scarlet斩首、被电钻刺进眼睛以及活活溺毙等。
文件:Alexbetavsfinal.png
Alex's early and final design.
  • 阿历克斯的初始人物设定留着浅色的短发,且有着与哈里·梅森相似的光滑发质。早期游戏画面中展示的阿历克斯甚至是一头金发。[1]在最终确定的版本中,阿历克斯的发型被修改为有些蓬乱的深色平头。然而,由于开发者的疏忽,游戏加载画面中的阿历克斯仍然留着早期的发型。
  • 阿历克斯穿戴的的M65 NYCO夹克和G.I式手电筒曾是美国军队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期间使用的传统装备,其后被戈尔特斯军服和小型手电筒取代。由于剧情设定在2007年发生,可推测这些是父亲亚当从军时的装备,也可能是阿历克斯为了模仿父亲成为士兵而从别处拿到的。棕黄色迷彩通常在沙漠环境中使用,如北非或中东地区,因此阿历克斯在幻想中参加的可能是当时正在进行的战争,2003年的伊朗战争,其时间正好与牧羊人溪谷开始新一轮献祭和阿历克斯被送走的时间吻合。
  • “阿历克斯(Alex)”这一名字的寓意是“人类的守护者”,呼应了阿历克斯对自己是一名保家卫国的士兵的幻想。然而,阿历克斯未能保护弟弟约书亚和他的父母,但最终有机会救下了惠勒和艾丽,诠释了他名字的意义。
  • 根据谢帕德家族祭坛上的文字,约书亚和乔伊的名字都有昵称和全称(Josh,Joshua和Joey,Joseph),但阿历克斯的名字全称即为Alex,而非Alexander。
  • 阿历克斯是寂静岭系列中唯一接受过战斗训练的主角,擅长使用近战武器,身体素质较强,能够轻松闪避和反击。虽然阿历克斯并非真正的士兵,还在精神病院住院多年,但是他仍然保留了这些战斗技能。Tomm Hulett在采访中称阿历克斯曾接受过父亲亚当的培训。[2]
  • 在《归乡》的剧情发生后,阿历克斯有可能是谢帕德家族的最后一名后人了。
  • 阿历克斯夹克上的旗帜图案向后飘去,与美国军装现行的设计相同,象征着在战争中旗帜顺着士兵前进的方向迎风飘扬。
  • 阿历克斯对水有着爱恨交织的感情,这与他被选中通过淹死的方式来献祭是一种微妙的巧合。在阿历克斯调查通往托卢卡湖码头的大门时,他提到自己曾坐着家里的独木舟在湖上度过了一整个夏天,表现出对戏水的喜爱。而面对家中的浴缸时,阿历克斯又提到他小时候总是不肯乖乖洗澡,意味着他对此十分抵触。这种复杂的感情极有可能源于谢帕德家族采用的水系献祭手段,虽然阿历克斯早年对此并不知情,却在潜意识中表现了出来。
  • 阿历克斯家中挂有一张全家人在托卢卡湖观光的照片,其中阿历克斯的身影是与其他人不同的纯黑色。[3]
  • 阿历克斯能够识别达吉恩图墓园里雅努斯雕像上的两条碑文,意味着他对拉丁文有一些了解。两条碑文分别是“I Novus(一,新)”和“XII Vetus(十二,老)”。
  • 阿历克斯在被电钻反复刺进大腿之后,依然能够在老巢区域正常行走,裤子上也没有任何血迹。
阿历克斯在《寂静岭:记忆之书》恶搞结局中。

延伸阅读

游戏图库

这篇文章需要填入图片。你可以访问Silent Hill Wikia找到还未搬运的图片,或者直接添加新的图片,帮助寂静岭中文维基来完善图库

肖像

寂静岭:归乡

v · e · d
角色
主要角色
阿历克斯·谢帕德 - 约书亚·谢帕德 - 艾丽·霍洛威 - 詹姆斯·惠勒 - 玛格丽特·霍洛威 - 柯蒂斯·阿克斯
其他角色
亚当·谢帕德 - 莉莲·谢帕德 - 诺拉·霍洛威 - 萨姆·巴特利特 - 乔伊·巴特利特 - 马丁·费奇 - 斯卡利特·费奇 - 特拉维斯·格雷迪 - 卡萝尔·多伊尔 - 教团士兵 - 纳什 - 罗比兔
家族
巴特利特家族 - 费奇家族 - 霍洛威家族 - 谢帕德家族
怪物
Amnion - Asphyxia - Bogeyman - Feral - Lurker - Needler - Nurse - Scarlet - Schism - Sepulcher - Siam - Smog - Swarm
武器
12 Gauge Shotgun - BlueSteel Shotgun - Chrome Hammer Pistol - Ceremonial Dagger - Circular Saw - Combat Knife - Crowbar - Fire Axe - Laser Pistol - M14 Assault Rifle - Mk 23 Handgun - Police Marksman Rifle - Pulaski Axe - Steel Pipe
地点
艾凯密拉医院 - 寂静岭市中心 - 圣途教堂 - 达吉恩图墓园 - 费奇医生办公室 - 大酒店 - Hell Descent - 昆士有限公司 - 老巢 - 俯视监狱 - 玫瑰山庄墓园 - 废品回收站 - 牧羊人溪谷下水道 - 谢帕德家 - 牧羊人溪谷 - 牧羊人溪谷市政大厅 - 牧羊人溪谷警察局 - 寂静岭码头 - 托卢卡湖 - 托卢卡湖办公室 - 托卢卡湖水电站 - 托卢卡河 - 狗屋
术语
手电筒 - 表世界 - 地图 - 怪物 - 里世界 - 夜魔之刀 - 现实世界 - 防空警报 - 教团 - 步话机 - 具现化 - UFO结局 - 大刀 - 欢迎标牌 - 性暗示 - 太阳的圣环
档案
道具 - 钥匙 - 谜题 - 文档 - 秘籍与可解锁内容 - 原声
v · e · d
角色
主要角色
Ashley Baker - Derek Copeland - Graham Reynolds - Howard Blackwood - Jack Merrick - Katie Collins - Matthew Collins - Protagonist - Lorelai Reynolds - Shannon - Trent Baker
其他角色
阿历克斯·谢帕德 - Cybil Bennett - Emma - 哈里·梅森 - 希瑟·梅森 - 詹姆斯·桑德兰 - Jason - 约书亚·谢帕德 - Lisa Garland - Mary Shepherd-Sunderland - 米拉 - Murphy Pendleton - 特拉维斯·格雷迪 - 沃特·沙利文
怪物
Air Screamer - Blood Baby - Blood Guardian - Blood Mama - Bogeyman - Bubble Head Nurse - Butcher - Double Head - Earth Guardian - Fire Guardian - Flesh Lip - Ghost - Grey Child - Insane Cancer - Light Guardian - Needler - Mother - Pyramid Head - Raw Shock - Tremer - Schism - Steel Guardian - Swarm - Valtiel - Water Guardian - Wood Guardian - Wood Sapling
武器
A. Y. Guitar - Assault Rifle - Baseball Bat - Bare Hands - Beam Saber - Bogeyman's Hammer - Chainsaw - Circular Saw - Crossbow - Crowbar - Dagger of Melchior - Earth Sword - Fire Axe - Fire Sword - Flamethrower - Great Cleaver - Great Knife - Great Spear - Grenade - Guitar - Handgun - Hyper Spray - Katana - Knife - Maul - Meat Cleaver - Laser Gun - Pickaxe - Pillow - Pipe - Princess Heart - Robbie Doll - Rock Drill - Shovel - Shotgun - Steel Sword - Stun Gun - Sword of Obedience - Submachine Gun - Television - Torch - TV Remote - Water Sword - Wine Bottle - Wood Sword - Wood Plank
地点
Howard's Shop - Library - Forsaken Room - Armory - Otherworld
术语
Monster - Flashlight - Accessories - Artifacts - Karma Meter - Book of Memories - Welcome Sig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