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Shtr.pngEra-Real.png
寂静岭4:密室
SilentHill4Boxart.png
游戏名
Silent Hill 4: The Room
サイレントヒル 4: ザルーム
开发商
Team Silent
发行商
科乐美
发售日期
2004年6月17日(日)
2004年9月7日(北美)
2004年9月17日(欧)
登陆平台
PS2,Xbox,PC
(日本的PS游戏库有PS3版本)


《寂静岭4:密室》Silent Hill 4: The Room),是寂静岭恐怖生存游戏系列的第四部作品,由Team Silent开发,科乐美公司发行,于2004年6月在日本率先发布,随后于9月相继在北美和欧洲地区发布,占有PS2、Xbox和PC平台。

作为系列第4部作品,《寂静岭4:密室》也是Team Silent团队负责的最后一部作品,在游戏系统和操作模式上都作出了不少调整。本作是寂静岭系列中第一部设置了副标题的作品,也是最后一部真正有序号的作品。

玩家将在游戏中扮演一名住在寂静岭附近灰原市南部的普通居民,从游戏开始便被彻底锁在居住了两年的公寓中;为了脱离困境,主角必须钻进莫名出现在浴室里的洞口,在各式各样的异世界中穿行,与多种怪物和怨灵周旋对抗。找出自己的公寓房间与恐怖异世界之间的神秘联系、解开其中隐藏的杀人悬案,将是游戏的重要主题之一。

剧情故事

注:根据推测,游戏发生时间设定于2001年。了解更多关于沃特的里世界及其中的相关事件和角色,请查看词条沃特的里世界


亨利·汤森德。

两年前,亨利·汤森德搬进了一座位于中型城市灰原市的公寓楼——南灰原山庄的302室。亨利很快乐,并享受着自己的新生活。但是,就在五天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每晚都重复做一个梦。另外……他无法走出302室了……电话打不了,电视开不了……就算他大喊大叫也没人听得见……门被锁链锁了起来,窗户全都封死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不知道是谁用锁链从屋内把门锁起来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302室里游走,里面布满灰尘、血迹和锈迹。然而家里的物品几乎没有一件事自己的。透过相框的玻璃,看到的也不是自己。当他检查客厅墙上的人脸状突起物的时候,一只恶灵从那个地方钻出来,并飘向了他……

当亨利从噩梦中醒过来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头传来一句“救我”,随后便挂断了。亨利这时才发现,电话线却是断的。在302室里走走,他发现梦里的摆设和现在的摆设完全一样,但为何觉得不是自己的呢?难道梦里的“自己”不是亨利?

亨利走到客厅,当他查看那扇被锁链锁起来的时候,门上出现了一行字:“别出去!”署名是——沃特。

亨利听到门外传来了东西散落在地上的声音,于是从猫眼看出去,原来是303室的邻居艾琳·嘉尔文。艾琳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坏运气,一边把东西捡起来,随即离开了。猫眼正对着的墙上,正印着两排红色的掌印,一共15个。亨利发现有门缝下面不知道被谁塞进了一封信,上面是一个小孩子的字迹:“妈妈,你为什么不醒过来?”

亨利在家中的浴室里发现了洞口。

之后,浴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爬进去的洞穴。

而在客厅的角落里,亨利找到了几张古旧的纸张,上面说到有个人创造了一个变幻莫测怪物横行的异世界,带着太多负担在那个世界里行走的话,必定会后悔。为了逃离公寓,亨利不得不钻进了洞中。

地铁世界

穿越洞穴之后,亨利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南灰原地铁站里,然而一切都变得空无一人又破破烂烂的。亨利在地铁站里遇到了一个风骚的女子,她名叫辛西娅·委拉斯开兹。她声称亨利是在她的梦中,并要求亨利带她去找出口,如果找到了就给他来个“特殊招待”。然而当他们走到洗手间附近时,辛茜娅因要呕吐而跑进了女洗手间。在等待的期间,男洗手间里突然窜出像狗一样的怪物,在打倒怪物后,亨利进入女洗手间里寻找辛茜娅,却找不到她,只有一个大洞。穿过大洞,亨利发现自己在自己的睡房里醒来。

亨利不禁怀疑刚刚那个也是梦。当他走到客厅时,发现客厅的家具被人移开了一点。亨利在搬家具时发现家具下面藏着一把手枪,墙上还写有一段文字,大意是说留言者拼命凿墙,却只能凿开一个小洞,房间仿佛被困在异次元了。透过小洞,亨利可以看到邻居艾琳·加尔文的睡房。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那是辛茜娅的求救。并且她说,如果想要地铁代币,就快点去救她。无奈只下,亨利再次钻进洞穴。这一次他出现在女洗手间里,而其中一个隔间里,有一个酷似辛茜娅的人体模特,手里拿着代币。

亨利拿走代币,进入林奇街路线的平台。而此时,一只幽灵从墙上涌出来。这些幽灵是杀不死的,亨利只能逃走。

他发现辛茜娅被困在火车中,并且大叫有人在追杀她。亨利想办法释放了辛茜娅,一边躲避着幽灵的围追堵截,一边带她走到另一边的月台,当他进入一个房间时,辛茜娅再次消失了。亨利通过下水道来到金街路线的月台,此时辛茜娅用广播大声呼救,叫他赶紧来金街路线的售票口。亨利冲到售票口内,发现门上嵌着一块铭板——“诱惑铭板”。当亨利赶到时,辛茜娅已经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了。

“这只是……个梦,对吧……?……我想……我昨晚肯定是喝多了...”辛茜娅摸着亨利的脸颊,奄奄一息地说,“我没法给你那个……“特殊招待”了……我……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亨利握住辛茜娅的手,温柔地安慰她:“没事的……这只是个梦……”

辛茜娅的手滑落地上,她的胸口浮现一排血字——“16121”。亨利阖上辛茜娅的双眼,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

森林世界

亨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然而窗外传来救护车的笛音。仿佛是认为操纵一样,收音机里传来现场的人们的对话。救护人员们紧张地把人抬上救护车,同时有个声音说:“她的胸口刻着数字……16121……”亨利不禁认为那可能就是辛茜娅。而同时,他发现有人把一张红色的纸条从门缝下面塞了进来。纸条的作者说,邪教仍未彻底消失,而作者正在调查一个人。而门外的墙上,又多了一个红掌印。由于无处可去,亨利再次走进浴室,浴室的洞口似乎比之前大了一点。亨利无奈再次爬进洞穴里。

这一次他来到了一片树林里。在伴随着怪物和幽灵的围攻的探索中,他发现了几口井、到处都有的用不明文字写的东西,还有一个奇怪的工厂。另外,他还在树林里他发现了一辆空车,里面有一张纸条,似乎是有一个名叫贾斯帕·盖恩的人来这里寻找“恶魔”。再深入之后,亨利在一块大岩石边发现了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他就是贾斯帕,有严重口吃的男子。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身后这块圣母岩的历史,以及他以前在前方的邪教孤儿院的冒险。与此同时,艾琳和207室的理查德在302室门口讨论房内的异状。

撇下贾斯帕继续深入,亨利来到了寂静岭微笑扶持协会(Silent Hill Smile Support Society,简称4S)的希望之家。然而希望之家的主建筑被锁住了,所以进不去。亨利继续他的探索,来到了一个墓地里。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小男孩,正当他要询问小男孩在这里做什么的时候,贾斯帕出现了,他似乎认识这个小孩,他喃喃地说着什么第三启示,然后疯笑着跑开了。同时,小男孩也跑开了。

一无所获后,亨利回到希望之家。贾斯帕就站在门前,他说,一个东查西找(日语:やたらしらべる;英语:Nosy)的人给了他一件好东西,但亨利必须拿东西来交换。他想要喝的,于是亨利就钻洞回家拿了冰箱里的巧克力奶给了他。贾斯帕给了他一把铁铲,亨利遵循着铁铲上的提示,找到钥匙埋藏的地方并把它挖出来;随后根据钥匙上的提示,避免了在森林里迷路的惨况回到希望之家。用钥匙打开希望之家后,贾斯帕跟随亨利进入里面探索。当亨利在阅读散落在地上的圣典残页时,贾斯帕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随后发出了惨叫声。

亨利发现房门上嵌着另一块铭板“起源铭板”。当亨利走进去时,只见贾斯帕已经全身着火,他一边用烛台在胸口上刻上17121的数字,高喊着:“我终于见到他了!那个东查西找的家伙提到的……魔鬼!!”贾斯帕跪倒在地,死去了,画面逐渐模糊。

水牢世界

在亨利醒过来期间,收音机里传来了发现贾斯帕的尸体的消息,并且提到这个案件可能和10年前的沙利文案有关。同时,公寓的管理员正在门外呼叫着亨利,但无论亨利怎么大喊,外面都听不到他的声音。管理员也试着用302室的钥匙去开门,但是怎么也开不了。于是亨利不得不再次走进浴室里,洞穴又变大了。

亨利钻洞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湿漉漉的环境下。原来这里是一个圆形监狱。其中一个牢房里关着一个中年胖子,那个人一边求救,一边喊着沃特会杀了他之类的话。亨利探索着一间又一间的牢房,寻找着能释放那个胖子的线索,但是找到的都是小孩子们留下的绝望的文字;和警卫监视、虐待小孩子们把他们活活饿死的记录;另外,小孩子们还提到水牢一层有一个神秘的行刑室。根据这些线索,亨利终于解开了水牢的谜题,释放了胖子,当他从水牢中央的监察室走下来的时候,他看到胖子跪在地上哀求着在墓地里出现过的小男孩。小男孩走后,胖子回答了亨利的问题:胖子名叫安德鲁·德萨尔沃,是这个水牢的警卫。这个水牢是邪教的设施。而那个小男孩则名叫沃特,他对邪教的“圣母降临”的事情特别沉迷。随后安德鲁也离开了。

沃特·沙利文。

在这期间,亨利在家里又收到了红色日记,上面说作者的生命正受到威胁,为了避免死后无人知晓事情的经过,他要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他在调查7年前发生的沙利文案;沃特·沙利文当时在10天里杀了10个人,他在每个死者身上刻上了5个数字和自己的名字。

亨利继续完成解谜的最后一步,终于来到了行刑室,门上也嵌着一块“监视铭板”。输入密码进入行刑室,只见安德鲁已经仰躺着漂浮在行刑室底部的脏水上,他的肚子上刻着一串数字“18121”。

建筑世界

亨利再次从家中的睡房醒来,门口下面又夹了几张红色的纸条。纸条上,作者声称找到了对付幽灵的有效方法,并且给出了详细的步骤。另外,浴室的花洒头也不停地喷着血,令到浴缸装满了血水。无计可施之下,亨利再次爬进洞穴里。

这次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出现在302室可以望到的南灰原酒店的楼顶上。亨利走了一会儿,突然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摔在他面前。他是207室的住户理查德·布伦特里。他声称也是钻洞来到这里的,而且提到了302室上一任的住户也是把自己关在公寓里,最后失踪。但是理查德并不愿意和亨利同行,独自离开了。临走之前,亨利提醒他要小心那个小男孩。

亨利在建筑世界探索的过程中,他经过了数个21秘仪受害者的被杀地点:后巷(第12受害者“虚无”彼得·沃尔斯)、酒保的公寓(第10受害者“十罪人之心”埃里克·沃尔什)、加兰德宠物店(第4受害者史蒂夫·加兰)、埃尔伯特运动用品店(第5受害者“十罪人之心”瑞克·埃尔伯特)。在此期间,艾琳再次找来公寓管理员弗兰克试图打开302室的房门,但是房门依然紧闭着,而且他提到过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他提到他保存着的脐带开始发臭了,当艾琳问起他脐带的事情时,弗兰克却顾左右而言他。

当亨利乘搭电梯下降的时候,他看到对面的电梯里,理查德正审问着那个小男孩。但是小男孩跑掉了,理查德也追了过去。亨利则沿着楼梯一路往下,终于来到了酒保曾经工作过的酒吧。通过吧台上的备忘纸条,亨利得知了酒吧后门的密码。打开密码门出去后是一条通往顶楼的漫长的回形楼梯。而在这里,第12受害者“虚无”彼得·沃尔斯的幽灵出现,亨利拼命往上跑去,最后来到了一扇门前,门牌号码竟然是理查德所住的207室。而且门上面也镶嵌着一块铭板——混沌铭板。

亨利拿下铭板冲进屋内,里面的布置和理查德家一模一样。只见理查德被绑在电椅上,强烈的电流炙烤着理查德。而在他的身后,就是那个小男孩沃特,他站在窗前,用手指着外面。亨利试图去把理查德从电椅上拉开,然后电流太强烈了,亨利一触电便不得不把手缩回去。理查德两眼翻白,他的额头上刻着一串数字“19121”,他抽搐着说:“小孩?他不是小孩!他是11121号的家伙!”

理查德死了,画面又是一阵模糊。

公寓世界

亨利醒来之后马上查看207室,只见一个穿着蓝色风衣的男子站在207室客厅的窗前,用手指着303室。亨利不禁担心起303室的邻居艾琳的安危。亨利走到客厅,客厅里的收音机突然自己响起来。似乎是两个警官的对话,身上刻有“1...121”的数字的尸体让他们想起了多年前发生的沙利文案,但是凶手沃特·沙利文早已死了,尽管他们推断这是模仿作案,但疑惑还是无法消除…………

休息了一下之后,亨利再次来到浴室。那里的洞变得大得难以置信。但亨利别无选择,只能再次钻洞。

亨利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站在了302室门外的走廊里,然而周围的墙上一片血肉模糊,简直像公寓被剥了皮一样。只有302室门外稍微正常些。亨利看到一个穿着蓝色风衣的长发男子敲了几下303室的门,随即便离开了。亨利开始探索公寓,他在301室发现了一本日记和一本杂志。日记一方面说了302室的记者约瑟夫给了他一本稀有的色情杂志,虽然约瑟夫说如果还找到别的就送给他,但约瑟夫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而且302室还传来怪声。而杂志则是约瑟夫的文章,上面报道了一个激进的邪教疑似绑架、虐待儿童的事情。随后,亨利在301室里找到了住客私藏的管理员弗兰克所住的105室钥匙。

亨利经过302室,发现又有人塞了一些红纸在门缝下,看来写有信息的红纸就是透过这种方法送进302室的。而红纸的作者就是约瑟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亨利见到那个长发男子郁郁寡欢地坐在楼梯上,他的身上满是血污。他说起很久以前,艾琳给了他一个洋娃娃,还回忆起小时候的她多么幸福。他说要把洋娃娃送给亨利。虽然亨利试图进入别的房间,但是门都是锁着的,看来只能去弗兰克的房间找钥匙了。

在弗兰克的房间里,亨利找到包含所有钥匙的钥匙串(缺了303室),另外找到了一张半的空白红纸条。根据管理员的备忘,这些红纸是106室的护士蕾切尔找到的,要把这两张红纸还给302室。但麦克潜入了管理员的房间拿走了一部分,看来还是要找麦克才行。亨利还在管理员的睡房找到了一个臭气熏天的红色盒子和一本日记。日记记载了30年前住在302室的一对夫妇连夜逃离了公寓,却留下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幸好弗兰克叫来救护车,婴儿被送到医院救活了。几年之后,他总是看到一个孩子在公寓里游荡。弗兰克一直保存着那个婴儿的脐带,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把它丢掉。

亨利继续他在公寓里探索,通过整理收集到的线索,得知那天发生了“被剥皮的麦克”事件。

看来丢失的红纸就在麦克的衣服里。亨利分别进入102室和203室拿到了红纸,从302室门外把红纸塞进去。钻洞回家收起那些红纸。红纸写了几件事,第一件是4年前警方发现了写有12/21的尸体,但是沃特7年前就已经死了,警方认为这是模仿作案,把这案件称为“沙利文案·第二回”;但约瑟夫感到恐慌而疑惑。第二件是约瑟夫明白了尸体上的数字的意义,01121实际上是01/21,看来沃特打算杀21个人,但是沃特杀了10个人之后就被逮捕,随后在牢房里自杀;约瑟夫在研究凶手的动机。而被麦克拿走的那些纸条,则记载了约瑟夫捡到了艾琳的钥匙,但是把钥匙弄丢了,想来想去,应该是落在了床底下。亨利按照纸条的提示,果然在床底找到了钥匙。

亨利赶紧再次钻洞,赶往303室。当他进入303室的时候,艾琳已经倒在血泊中了。她的背后被刻上了“20/21”的数字。重伤的艾琳依然关心地询问她身前的小孩:“孩子……谢谢……你找到你妈妈了吗……?这里……太危险了……你要……赶快离开这里……”

亨利的视觉再次模糊起来。

医院世界

亨利再次从自己的睡房醒来,透过窗外可以看到一辆救护车开走了。家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让亨利觉得不寒而栗。墙上甚至出现了奇怪的突起物,看起来就像噩梦里的情景一样。亨利走到客厅,凑近窥孔试图查看艾琳的卧室。只见之前背对着亨利的那个兔子玩偶,此刻却转过身来用手指着亨利。收音机里警官们的对话,艾琳被送去了圣杰罗姆医院,看来活不成了;而这次事件,被警官们认为是“沙利文案·第三回”,他们在争论第一二三回的凶手是不是同一个人。另外,他们提到凶案现场没有留下凶手的任何痕迹,受害者们简直像被幽灵杀死了一样。

当亨利进入浴室时,发现大洞却竟然被封死了。

然而他在门口又发现了约瑟夫的日记。里面提到他把储物室的洞封印了,还附上了一张梦魇护符(Succubus Talisman)。亨利在储物室使用了护符,四个方形凹槽和一段文字浮现出来。大意是说沃特举实行了了解放仪式,创造了一个有限的异世界,这个异世界会吸收其他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沃特是无敌的。把之前收集到的铭板放到凹槽里,便出现了新的大洞。亨利依然爬进了洞。

亨利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里。而在一屏之隔的地方,沃特正在掏一个女性尸体的腹部。沃特注意到亨利的存在,便转身向他走来。亨利赶紧逃出了手术室。亨利在医院的探索中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圣杰罗姆医院里,艾琳就在这里;并且得知,照顾艾琳的护士弄丢了钥匙,应该是落在某个病房里。亨利到了2楼的病房区,探索着每一个病房,每个病房都非常诡异。最后亨利找到了钥匙,进入了艾琳的病房。艾琳见到亨利宛如惊弓之鸟尖叫。亨利详细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才说服艾琳跟他一起离开。亨利带艾琳穿过洞穴,然而当他醒来时,发现只有自己回到了302室。在公寓里转一转,又发现了约瑟夫送来的日记,和一把钥匙。日记提到沙利文在杀了10个人后确实自杀了。但3年后又出现了一具写有12/21的尸体,但是作案手法不同;约瑟夫决定亲自去寂静岭调查。约瑟夫在寂静岭发现沙利文的棺材是空的,棺材底板上刻着11/21的数字。另外,在约瑟夫离开302室期间,又有14/21的尸体被发现。约瑟夫让亨利要一直往下走。

亨利携艾琳钻过太阳的圣环。

钻洞回到医院,艾琳说她没有看到什么洞穴,但亨利突然消失了。靠着约瑟夫的钥匙和亨利的智慧,他们两人穿过隐藏在电梯后面的通道,进入了一个螺旋楼梯。

亨利与艾琳走在螺旋楼梯上。

第二次地铁世界

走到螺旋楼梯的底部,穿过一扇门。亨利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地铁世界。只见地面上散落着大片大片的头发,当他们沿着头发走到地铁的十字闸门那里的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闸门后缓缓爬起,随后,飘起,穿过闸门。那是怨灵辛茜娅。辛茜娅将会执着地追杀亨利。

由于艾琳行动不便,亨利必须打开通路让艾琳通过。回到302室,亨利得到了小沃特和约瑟夫的帮助。阅读约瑟夫的日记,可以知道消除302室内的闹鬼现象的方法。另外,在沃特死后,公寓的人们目睹一个穿风衣的长发男人带着一大堆工具进入了302室。利用小沃特的玩具钥匙打开列车中的礼物盒,拿到玩具硬币,利用玩具硬币从自动贩卖机里得到犯罪现场钥匙,回到辛茜娅死亡的地方,拿到地铁月票和操纵杆。利用月票打开通路带艾琳进入金街的月台。利用操纵杆让火车向前移动,打开通往下面的通路。

穿过这道门后,沃特就会开始追杀亨利和艾琳了。

第二次森林世界

穿过螺旋楼梯的门,亨利和艾琳来到了森林世界的墓地。靠近之前看不明白的红色文字,因为艾琳曾经在大专学过考古学,所以给亨利翻译那些文字。原来这些都是小沃特的日记。透过这些日记,可以了解到小沃特是怎样开始对302室和21秘仪着迷起来的。

在途中,一个燃烧着的幽灵从远处飘来——那是之前死去的贾斯帕。亨利和艾琳来到希望之家,发现希望之家已经被烧毁了。而在希望之家的遗址上,有一个坐着轮椅的人偶,人偶上的纸条说明要找到他丢失的部分它才会让路。于是亨利带着艾琳一边对付怪物,一边躲避着沃特和贾斯帕的追杀,一边寻找着隐藏在五个井中找到烧焦的肢体。

当他们去到托卢卡边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小沃特。虽然小沃特尽量和他们保持距离,但小沃特还是回答了亨利的问题:他是沃特·沙利文,但他实际上没有名字。他的父母在生下他之后就离开了。他还说,妈妈就在他出生的地方,而且他很快就能见到她,没人能阻止他。

亨利找到五个烧焦的肢体并给人偶安装上。人偶用手缓缓推动轮子移开,露出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亨利和艾琳进入地下室,发现地下室里有一个祭坛,除了祭坛上的书《圣母降临 - 21秘仪》外,其他的东西似乎都被带走了。利用在托卢卡湖边拿到的雕纹圆牌嵌进祭坛旁边的门上,即可进入下一段螺旋阶梯。

第二次水牢世界

亨利和艾琳穿过螺旋阶梯底部的门后,发现自己搭乘电梯来到了水牢。

一走出电梯,沃特就用双枪向他们两人扫射。亨利努力保护行动不便的艾琳,一起逃向水牢的下方。

在安德鲁死亡的地方,亨利拿到了一件衬衫,衬衫上好像有人用蜡写了些什么。用家中满是血水浴缸浸泡之后,赫然是一个小孩子写的文句。被强迫喝混有黑色粉末的液体的小男孩在床底下藏了一把归服之剑,只要用剑钉住安德鲁,就能抢走他手上的钥匙。

当亨利找到归服之剑,并下到地下楼层的时候,幽灵安德鲁就会一边唱着《圣母降临 - 21秘仪》一边飘过来。经过努力,亨利打倒了安德鲁,并钉住了安德鲁抢走了了他身上的钥匙。依靠钥匙,亨利打开了最底层的发电机室的门。经过奋战,亨利和艾琳打倒了守住大门的6只双胞胎怪,成功进入了下一段螺旋楼梯。

在水牢冒险期间,亨利也收到了约瑟夫的血红日记。里面说沃特·沙利文就在亨利住的302室这里出生。他的父母立刻就丢下他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被人发现后就被送往了圣杰罗姆医院。后来他就被邪教经营的“希望之家”所“收养”,当他六岁的时候,那个邪教里有人把他带到他出生的地方。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认定302室就是他的母亲。他每周都长途跋涉,从孤儿院去到南灰原山庄;有时候,他乘坐地铁;有时候,他乘坐公共汽车。

第二次建筑世界

亨利和艾琳一进入建筑世界,理查德的怨灵便出来攻击他们。在电梯门前,亨利捡到了一本日记本,似乎是希望能看到到四件物品:和生日有关的东西、宠物店的猫、篮子里的球、桌球。因此亨利必须带着艾琳跑遍整个公寓世界去收集这几件物品。在寻找的过程中,亨利在宠物店外找到一份报道宠物店主史蒂夫·加兰在店内被残忍杀害,宠物也全部被射杀的报纸。另外亨利在餐厅街见到了小沃特和大沃特争吵的情景,小沃特似乎不认识大沃特,但大沃特似乎了解小沃特的一切,最后的大沃特说着要带小沃特去见妈妈,强行把他带走了。亨利虽然有心去救小沃特,但终究晚了一步。

亨利还找到了一个上下颠倒的房间,挂着钟表的门打不开,看来是和那个日记有关。当他们将物品物归原位的时候,时钟响了。亨利带着艾琳排除万难继续穿梭于建筑世界中,最后来到了一个中央有一个方形大坑的房间。房间的两边各排列着三只墙怪。按照门上的提示,这六只中只有一只是真的,只有击败它才能继续往下走。

在这段时间里,亨利又收到了约瑟夫的血色日记,这次的内容是说,由于302室一直有人住,小沃特无法进入302室。而且他不厌其烦的出现令周围的邻居不堪其扰,开始粗暴地对待他。他受到那个邪教的教育的影响也越来越深。于是他对母亲的迷恋和对外界的怨恨也越来越深了。沃特离开“希望之家”之后,他搬到了寂静岭毗邻的“愉悦河”。有一段时间,他过着普通学生的生活,但他依旧对整个世界充满了痛苦与怨恨。七年之后,他在那里启动了他的计划。那21场谋杀……

第二次公寓世界

艾琳被沃特的力量侵蚀。

亨利满以为打开302室的大门便能逃离这个异世界,然而门外依然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异世界。而艾琳也出现在了这个世界里。而小沃特的声音像魔鬼的声音一样在公寓里不停地回荡着。亨利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到公寓管理员的房间拿到沃特的脐带。而沃特也出现在这个公寓世界里追杀亨利。当他披荆斩棘来到105室的门口时,却发现门口被六条锁链挡住。要解除锁链,就要找到六个沃特的父亲的化身。每次找到一个化身,就能听到当年沃特的父亲说了多么过分的话。找完六个化身,回到公寓大堂会促发剧情,艾琳在了解了小沃特的过去后,决心要帮助他(不同的侵蚀度有不同的行为和对话)。

沃特被钉住的尸体,脚背上写着“11/21”。

进入105室拿到脐带的瞬间,亨利突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沃特的父母离去的背影和婴儿被遗弃在302室的情景映入在他的脑海中。此时艾琳进来,对亨利说,他们必须回去阻止沃特(不同的侵蚀度有不同的行为和对话)。

亨利叉住Conjurer。

艾琳离开之后,亨利赶紧出去追艾琳。仅靠受伤的艾琳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打倒沃特的。亨利冲破怪物们的重重围攻,回到302室。带上装有沃特的脐带的盒子,必要的武器和补给品,亨利钻进了藏有沃特的尸体的房间,然而沃特的尸体已经消失了,而那个位置地上积满尸水的坑仿佛要把亨利吸进去一样。亨利毅然跳进坑里,准备与沙利文进行最后的决战。


游戏结局

被严重侵蚀的艾琳正走向血池赴死。

游戏共有4个可能的结局,没有官方的既定结局。与前三作不同,本作中没有加入UFO结局

亨利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抱着膝盖悬浮在一个红色的空间里,周围的泛着白光的墙上,映着红色八个红色的人形。亨利伸展四肢,落在地面上,空间的中央又是一个坑。亨利跳下那个坑,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一个空间。空间的中央是一个血池,血池的中央有一个被带刺的铁环环绕着的铁球,铁球和铁环疯狂的旋转着。空间里回荡着小沃特恳求妈妈让他进去302室的声音。艾琳目无表情地往血池一步一步走去。亨利与沃特面对面地站着,沃特说完最后的宣言,便开始了战斗。亨利按照赤色大典的提示,破除了沃特的不死之身,经过殊死的搏斗,亨利终于打倒了沃特。

亨利献花给艾琳。
  • 逃脱条件:艾琳未跌入血池,房间侵蚀度<20%):沃特被打败了,他倒在地上,鲜血在他身下汩汩流淌……他艰难地举起一只手,伸向那道绚丽的天光,呼唤着他的母亲……房间开始摇晃、震动……敲打着302室房门呼唤着妈妈的小沃特也突然失去力气,扑倒在门外,身体消失了,302室的房门却缓缓开启……恢复理智的艾琳跌倒了,亨利呼唤着她的名字,却无法去救她……画面转到了明亮的室外,亨利艰难地离开了南灰原山庄公寓,他握着受伤的手臂,回头看了看让他心悸的公寓,继续前行。第二天,他探望了住院的艾琳(地点似乎是现实世界中的圣杰罗姆医院)。亨利微笑着递给了艾琳一束鲜花,暗示着两人的关系在之前对彼此的简单认识上,更加亲密了。艾琳对亨利说,“也许我该换个地方住了,是吧?”
  • 母亲条件:艾琳未跌入血池,房间侵蚀度>20%):发生的事件与“逃脱”结局中相同。但艾琳对亨利说的话变成“也许现在我可以回到南灰原山庄公寓了。”而满是血迹和铁锈的302室出现在画面上,暗示着亨利也许仍处于危险中,或者公寓仍被沃特的牺牲品的怨魂寄居着。
  • 艾琳之死条件:艾琳跌入血池,房间侵蚀度<20%):沃特被打败了,他倒在地上,鲜血在他身下汩汩流淌……他艰难地举起一只手,伸向那道绚丽的天光,呼唤着他的母亲……房间开始摇晃、震动……敲打着302室房门呼唤着妈妈的小沃特也突然失去力气,扑倒在门外,身体消失了,302室的房门却缓缓开启……亨利回头搜寻艾琳的踪影,却再也找不到她了……亨利在他的公寓里醒来了,他走进客厅,听见了播音员报道艾琳以及其他受害者的死讯。尽管安全逃脱,亨利还是绝望地跌倒在地上,意识到他没能救出艾琳。
里世界的302室。
  • 21秘仪条件:艾琳跌入血池,房间侵蚀度>20%):沃特被打败了,他倒在地上,鲜血在他身下汩汩流淌……他艰难地举起一只手,伸向那道绚丽的天光,呼唤着他的母亲……而亨利在头痛中跪倒在地,过了一会,亨利带着诡异的微笑站起来,仿佛入了魔。画面转到了302室外,童年沃特终于进入了房间,蜷缩在沙发上喃喃道:“妈妈,妈妈……我回到家了,我再也不会让人来阻止我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而成年沃特正静静站在一旁,听着收音机报道亨利、艾琳和其他受害者的死讯。

触发条件具体说明

结局从最好到最坏的顺序:逃脱 > 母 > 艾琳之死 > 21秘仪;游戏会根据以下两个条件判断玩家会进入哪个结局。

  • 302室的侵蚀度是否20%以下

从救了艾琳开始,亨利回到302室不再回复生命力,而同时在回家时会在家中随机位置出现闹鬼现象。可以通过打开客厅的收音机时是否发出杂音验证家中是否有闹鬼现象。而且靠近闹鬼现象地点时,画面会变红,亨利的生命力会减少。闹鬼现象出现后会持续一段时间,然后消失。玩家只要装备圣徒徽章靠近闹鬼现象,或在有闹鬼现象的地方点燃圣烛,就能消除闹鬼现象。

有些闹鬼现象对圣烛摆放的地点的要求比较特殊,如果点燃后,蜡烛没能迅速烧完,则表明摆放的地点不对。如果玩家没有在闹鬼现象自然消失之前在靠近闹鬼现象的地方点燃圣烛或装备圣徒徽章去消除它,那么就会被判定为未能除灵,侵蚀度上升。

根据寂静岭4日本官方网站的说法,闹鬼现象的触发方式是“回家”。因此减少回家次数有利于减少闹鬼现象出现现,但是,如果闹鬼现象出现太少,只要少除一次灵,就可能会造成侵蚀度20%以上。而相反的,想看到稀有闹鬼现象的玩家可以最快的速度冲关的同时增加回家次数,或许能在家中常见的闹鬼现象已经出现的情况下,见到不常见的闹鬼现象。据玩家初步验证,并非每次回家都会触发闹鬼现象,因此闹鬼现象的出现可能还有别的小规则。理论上,排除浪费圣烛和圣徒徽章的情况,游戏中的除灵道具足够除去80%以上的闹鬼现象。

  • 艾琳死亡前是否杀死沃特

在与沃特·沙利文的最终战上,已被沙利文控制的艾琳会缓缓从场边走向血池的中央。当她的走进血池中时会发出一声惨叫,证明艾琳已经死亡。根据寂静岭4日本官方网站的说法,艾琳往血池移动的速度与艾琳的侵蚀度有关。艾琳的侵蚀度会随着游戏的进行而上下浮动。

    • 侵蚀度会上升的场合:
  1. 当亨利丢下艾琳一个人时。
  2. 当艾琳被怪物、幽灵或亨利打中时。
  3. 当艾琳一个人打怪物时。
    • 侵蚀度下降的场合:
  1. 当亨利和艾琳在一起时。
  2. 当两人一起打怪时。
  3. 另外,装备某些武器时(比如冲锋枪),侵蚀度会改变,但是在最后,侵蚀度将会被重置。

艾琳的侵蚀程度可以从她身上的血污的多少和深浅来判断。另外一个判断的方法是注意艾琳随机说出的话。开始时只会说很害怕、腿好痛之类的话,然后慢慢地开始模仿小沃特的语气说话,再严重点就会用恐怖的声音喊约瑟夫或亨利的名字,再严重点就会开始念《圣母降临 - 21秘仪》的句子,当艾琳的侵蚀度达到最严重的程度时,她会说出听不懂的句子,并且像幽灵一样发出念力攻击。如果觉得艾琳顾着打怪而拖后退的话,可以取消艾琳的武器,这样她就会跟着你跑了。

游戏玩法

302室的闹鬼现象之一。

《寂静岭4:密室》是系列首部加入了第一人称视角的作品,在302室中,玩家将以第一人称视角调查环境,使用游戏中唯一的存档点,并通过墙上的洞穴进入里世界。在游戏的前半部分,房间还可以使玩家恢复体力。

但是在后半部分,房间失去了治疗效果,并被各类消耗亨利体力的闹鬼现象侵蚀;使用圣烛圣徒徽章可以祛除它们。玩家还可以打开电视旁的收音机,根据噪音提示判断是否有闹鬼现象正在发生。

文件:Silent Hill 4 - Gameplay
亨利与艾琳一同探索沃特的里世界。

游戏的主要部分仍采用了第三人称视角。与系列其他作品不同,玩家的物品栏是有限的,可以借助家中的储物箱加以管理,弃置不需要的道具。为了支持方向控制,坦克视角在本作中被彻底移除。

游戏中还加入了有耐久度的近战武器,包括一系列高尔夫球杆。在使用近战武器战斗时,玩家可以长按攻击键使亨利蓄力攻击,造成更多的伤害。

《寂静岭4》最显著的新增内容是幽灵,它们是由沃特·沙利文手中的受害者化成的无法杀死的敌人。幽灵能够发出一种“波”攻击亨利,但会被圣烛或圣徒徽章所抵消。这两件道具也被用来祛除亨利公寓中的闹鬼现象。使用稀少的银弹可以使幽灵倒地较长时间,或者使用五把归服之剑之一将其永久地钉住。游戏中总共有十种幽灵登场(不包括无法被钉住的沃特),因此玩家需要权衡如何用好有限的道具。其中埃里克·沃尔什的幽灵是早被钉住的,所以需要担心的幽灵只剩下九种。

艾琳攻击一只Twin Victim。

在游戏的后半部分,邻居艾琳·嘉尔文会随亨利一起行动,需要得到亨利的保护。艾琳在亨利身旁不会死去,但是受伤会加重沃特·沙利文对她造成的腐蚀。艾琳由于有伤在身,行动缓慢而且无法爬梯子,玩家可以提供给艾琳武器,以便她协助亨利战斗或者自己防身。艾琳在游戏过程中受到的伤害会决定她在最终Boss战中的死活,并直接影响到结局的达成。

《寂静岭4》与系列其他作品的不同之处还包括随身手电筒收音机的消失。亨利仅仅在公寓中拥有一只提示闹鬼现象的收音机,并在井中寻找烧毁的玩偶碎片时用到了火把照明。在前三作中的手柄震动也不再表示主角的心跳,而表示亨利受到或发动了攻击。

原声音乐

专辑封面选用了一幅代表着最终BOSS战的日本画作。
查看独立词条: 寂静岭4:密室原声大碟

《寂静岭4:密室》的双CD原声音乐专辑《寂静岭4:密室原声大碟》由Akira Yamaoka创作,于2004年6月17日在日本发行,一些未在游戏中使用的音乐也被收录其中。

游戏主题曲是《Room of Angel》,由Joe Romersa大和久宏之作词,Mary Elizabeth McGlynn演唱,在游戏中播放了三次,包括辛西娅之死的场景。原声带中还收录了多首演唱歌曲, 包括游戏片尾曲《Cradle of Forest》《Your Rain》《Tender Sugar》《Waiting For You ~ LIVE AT "Heaven's Night" ~》。《Your Rain》的混音版被用在《Dance Dance Revolution: Extreme》的MV中。

相比系列其他原声,本张原声的显著特点是在许多曲目中加入了更多的节奏和鼓点,倾向于“Hip”和“类Trance”的流派,并将吉他和架子鼓作为主要使用的乐器。

开发历程

在《寂静岭3》发行后,Team Silent计划制作一部续集。[1][2]

尽管网络上流传着种种说法,《寂静岭4:密室》总归是与寂静岭系列紧紧相关的(至少是一部衍生作品);如果寂静岭不存在,这间“密室”也不会出现。[3]

尽管最早的概念构想的确是一部名为《302室》的衍生作品,但认为“本作是在后期才附到寂静岭标题下的一部完全无关的独立恐怖游戏”的看法是没有根据的。在实际制作启动之前(如程序编写、原声创作、剧本撰写、人物建模等),从一开始它就已被定为一部《寂静岭》的游戏。

在游戏操作上的较大改动是开发者有意为之,因为“革新”正是本作的出发点,而非“设计概念始于衍生作品”之类的原因;这也许可以理解为对《寂静岭3》因为严重缺乏创新而遭受批评的回应(如“三代没有任何超越前作的新意”)。

游戏评价

《寂静岭4》在PS2平台获得了Metacritic的76/100的评分。[4]

冷知识

詹姆斯·桑德兰调查沃特的坟墓。
  • 本作中借用了两个前作中未出场的次要角色作为剧情故事的主要角色。一是反派沃特·沙利文,二代的剪报中提到他在杀害了双胞胎比利米利亚姆之后自杀的新闻;两名受害者也在四代中以Twin Victim的怪物形态出现。二是约瑟夫·施莱伯,深入调查沃特杀人案的记者和302室的前房客,三代中的一本杂志刊登了他撰写的谴责教团掌控的“希望之家”孤儿院的文章,可在布鲁克黑文医院希瑟·梅森找到。
  • 本作中可以找到有关玛丽·桑德兰的护士蕾切尔的文档,在南灰原山庄公寓的202室中还放有一幅绘出了这一人物正脸的画作。
  • 弗兰克·桑德兰是二代主角詹姆斯·桑德兰的父亲。本作中提到詹姆斯“在几年之前”与妻子一起消失在了寂静岭;在二代中还出现了沃特·沙利文的墓地。
  • 艾琳·嘉尔文拥有一只罗比兔玩偶,并把它摆在了自己的床上;这一形象最早来自三代。
  • 源自三代的太阳的圣环出现在了本作的存档页上,并且印在亨利用来在公寓房间和沃特里世界之间穿梭的洞口边缘。
《暴雨》中的302室彩蛋。
  • 《寂静岭:暴雨》中,墨菲·潘德顿可以在山坡爬上一段消防梯,通过窗户进入一间仿制的302室。墨菲需要穿过的窗户位于客厅,挨着电视和书架;咖啡桌和墙壁上的一些画作消失不见了,但门上的锁链以及与艾琳房间相隔墙壁上的窥视孔仍然保留。墨菲可以探索客厅、厨房以及走廊,但无法进入其他房间(卧室、浴室和洗衣间);在厨房工作台上可以发现一把手枪,在窗边的椅子上则有一只急救包。

外部链接


游戏图库

v · e · d
角色
主要角色
亨利·汤森德 - 艾琳·嘉尔文 - 沃特·沙利文 - 辛西娅·委拉斯开兹 - 贾斯帕·盖恩 - 安德鲁·德萨尔沃 - 理查德·布伦特里 - 约瑟夫·施莱伯
其他角色
弗兰克·桑德兰 - 比利·洛肯 - 波比·伦道夫 - 埃里克·沃尔什 - 乔治·罗斯登 - 吉米·斯通 - 麦克 - 米利亚姆·洛肯 - 彼得·沃尔斯 - 蕾切尔 - 瑞克·埃尔伯特 - 罗比兔 - 赛因·马丁 - 莎伦·布莱克 - 史蒂夫·加兰 - 托比·阿奇博尔特 - 威廉·格雷戈里 - 詹姆斯·桑德兰 - 玛丽·谢帕德-桑德兰
武器
Aluminum Bat - Chainsaw - Handgun - Submachine Gun - Knife - Pipe - Bug Spray - Chain - Eileen's Bag - Golf Club - Nightstick - Pickaxe of Despair - Revolver - Rusty Axe - Riding Crop - Spade - Stun Gun - Torch - Wine Bottle
怪物
Bottom - Conjurer - Eileen Head - Ghost (Victim 16 - Victim 17 - Victim 18 - Victim 19) - Greedy Worm - Gum Head - Hummer - Patient - Sniffer Dog - The One Truth - Toadstool - Tremer - Twin Victim - Wall Man - Wheelchair
地点
埃尔伯特运动用品店 - 灰原市 - 南原酒吧 - 加兰宠物店 - 南灰原酒店 - 302室 - 过去的302室 - 寂静岭森林 - 南灰原山庄公寓 - 南灰原地铁站 - 螺旋楼梯 - 圣杰罗姆医院 - 托卢卡湖 - 水牢 - 希望之家孤儿院
术语
21秘仪 - Death Machine - 闹鬼现象 - 圣烛 - 具现化 - 地图 - 怪物 - 现实世界 - 解放仪式 - 圣徒徽章 - 归服之剑 - 教团 - 沃特的里世界 - 性暗示 - 太阳的圣环 - 红纸
档案
道具 - 钥匙 - 谜题 - 文档 - 秘籍与可解锁内容 - 原声 - 限量版原声


你可以为这篇文章填入更多内容!帮助寂静岭中文维基来扩充它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