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Sh2.pngEra-Shhd.pngEra-Real.png
寂静岭2
SH2.png
游戏名
Silent Hill 2
サイレントヒル 2
开发商
Team Silent
Creature Labs (PC)
发行商
科乐美
发售日期
2001年9月24日(北美)
2001年9月27日(日)
2001年11月23日(欧)
登陆平台
PS2,Xbox,PC
PS3,Xbox 360(《高清珍藏版》)


《寂静岭2》,是寂静岭恐怖生存游戏系列的第二部作品,是系列中登陆PS2平台的首部作品,由Team Silent开发,科乐美发行,于2001年9月24日在北美地区发布。

最终确定的版本《寂静岭2:最期之诗》以新的面貌在“精选集”的名义下再次发售,并被移植到Xbox和PC平台(北美命名《寂静岭2:无尽梦境》,欧洲地区Xbox平台命名《寂静岭2:内心恐惧》,PC、PS2平台命名《寂静岭2:导演剪辑版》)。新的版本加入了UFO结局,以及新的剧情《应愿而生》,有着更佳的画面和光线效果,以及PC平台独有的随时存档、无缝武器切换和动画欣赏等功能。但之后由寂静岭高清珍藏版收录的版本却因为人物配音的更换,以及美工改动和bug问题评价较差。

《寂静岭2》可谓是弗洛伊德心理学说的恐怖游戏版诠释。《寂静岭2》使玩家置身于一个交错的二元世界中:一个在近似现实的小镇中,终日被谜雾笼罩;另一个在虚幻中,漆黑如夜,游荡着许多外形极端恐怖,足以让人精神崩溃的生物。这两个世界在整个游戏中不时交替,让人无法真正分清哪是现实,哪是虚幻;正是具有深度的剧情和厚重的文化底蕴让《寂静岭2》变得极富有吸引力。

《寂静岭2》作为系列的第二作,留给玩家的思考比与初代不相伯仲,但它不像初代关注对游戏本身的探索,而是重视对人物角色内心深处的探索;仅仅通关已不再是游戏的主要目的,玩家会为了充分了解每个角色而去搜索游戏的每一个角落,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来挖掘角色的内心活动,哪怕是注意到一段不起眼的小资料,玩家们也会反复推敲其中蕴藏的意思。然而游戏中的线索大多只是简单的暗示,这就要求玩家自己结合整个游戏去猜测;由于每个人的理解不同,玩家们也在一些问题上造成了很大的争议;无可否认,就像那句著名的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寂静岭。

剧情故事

来自寂静天堂的信 Letter from Silent Heaven

主角詹姆斯·桑德兰。

詹姆斯·桑德兰收到了在三年前病逝的妻子玛丽的来信,信中说,她在寂静岭的他们的特别的地方等着他。詹姆斯在半信半疑之下,他来到了寂静岭。

他想到的第一个特别之地是瑰水公园,但是通往那里的内森大道被封锁了,他只能下车走小路前往,在路过墓地的途中遇到安吉拉·奥罗斯科,她被詹姆斯吓了一跳。她说她来寂静岭找妈妈,但她在这里既找不到妈妈,也找不到父亲和哥哥。当詹姆斯说明他想去寂静岭,但迷路了的时候,她为詹姆斯指明了道路,还说小镇很危险,但詹姆斯为了见玛丽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寂静岭。

当他走过空无一人的山路来到城镇地区之后,他看到了路上有一道血痕,循着血痕看去,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走进了浓雾中,詹姆斯循着血迹追去,终于来到了内森大道地下的施工地点。正当他检查着附近一个正在发出杂音的收音机时,他发现之前看到那个身影在跪在一个尸体前,那个身影发现了他,随即向他走过来。詹姆斯为了自卫,随时拿起一块木板打了了它。随后收音机传来了不清不楚的声音,隐约似乎在呼唤他。

企图自杀的安吉拉·奥罗斯科。

詹姆斯在小镇发现所有道路都无法通行,在小巷里,他在一个尸体身上找到了一条公寓钥匙。因此,他只能穿过林边公寓前往目的地。他在那里遇到了捉弄他的小女孩劳拉,不停呕吐的胖子艾迪·东布罗夫斯基,艾迪不停地发誓他什么都没做,不知道是不是和冰箱里的尸体有关。他在蓝溪公寓中遇到了企图自杀的安吉拉,在詹姆斯的劝说下,她暂时放弃了自杀,但是却很害怕和詹姆斯接触,然后就走了。

坐在墙上的劳拉。

他遇到了对他恶作剧的劳拉。另外,还有红色的怪物:三角头——数年前发生的猎奇杀人案的犯人沙利文似乎也见过这只红色的恶魔。赶走三角头走出蓝溪公寓后,他再次遇见劳拉。劳拉似乎认识玛丽,但是还没能细问她就走了。

詹姆斯赶到瑰水公园,却见到了和妻子玛丽长得一模一样,但更为风骚的脱衣舞娘玛利亚。詹姆斯把收到玛丽的信的事情告诉她。玛利亚说她没见到玛丽,不过她让詹姆斯想起,另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在詹姆斯走的时候,玛丽打算跟着他,由于种种原因,詹姆斯无法拒绝,只好带着她一起走。

詹姆斯和玛丽发现内森大道的路出现了一个宽大的悬崖,因此只能绕路。当詹姆斯打算试着进入保龄球场时,玛利亚拒绝进入。詹姆斯发现小女孩劳拉和艾迪在里面聊天。

艾迪似乎在逃避警察的追捕,但是似乎不是抢劫杀人之类的重罪。劳拉提议他应该向人道歉,但艾迪却说这么做是没用的,因为没人会听他说。而那个小女孩名叫劳拉,她似乎在找玛丽。劳拉在詹姆斯面前逃走了,詹姆斯劝说艾迪和他一起追劳拉,但艾迪却顾着吃披萨,还说跟着劳拉只会拖累她。詹姆斯丢下艾迪追了出去,玛利亚说劳拉到后巷去了。

为了从劳拉那里问出玛丽的消息,詹姆斯跟着玛利亚穿过后巷和天堂之夜,追到了医院

在医院在,玛利亚突然不舒服,于是詹姆斯留她在病房里休息,自己去找劳拉。医院里到处都是关于一个名叫约瑟夫·巴尔金(Joseph Barkin)的精神病人的线索。在医院的一楼,詹姆斯终于找到了劳拉。当劳拉告诉他,她是在一年前和玛丽认识的时候,詹姆斯非常生气,因为玛丽在三年前就死了。劳拉再一次戏弄了詹姆斯,骗他说玛丽的信就在房间里,趁他去找的时候把他锁在房间里。而此时,从天花板上出现了数只被装在笼子里Flesh Lip。詹姆斯击败怪物后,在尖锐的防空警报声中,他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放在病床上被人推着,周围的精神变得一片锈红,他耳边不停地回响着玛丽的声音,最后被推到了医院的院子里。

世界变成里世界了。

詹姆斯回到玛利亚的病房,发现她不见了。寻找之后,最后在地下室里找到了她。玛利亚对詹姆斯的态度非常生气,训斥他只顾着自己的亡妻而不去救她。争吵过后,他们决定一起寻找劳拉。当他们来到最下层的时候,三角头突然出现并追杀他们,詹姆斯带着玛利亚拼命逃跑,最后逃进了电梯里,可是玛利亚还没进电梯,电梯门就关上了,无论詹姆斯怎么努力,电梯门就是不开,最后,玛利亚在詹姆斯的眼下被三角头杀死了。

詹姆斯回到了医院一楼,在院长室,詹姆斯找到了医院大门的钥匙,还有写有文字的地图。由于玛利亚已死,劳拉也无影无踪,詹姆斯回到找玛丽的目标上。循着地图的提示,詹姆斯找到了地图提到的那封信,那似乎是一个医生写给他的。医生说,深渊在寂静岭历史资料馆里。

詹姆斯在资料馆里一次又一次地通过跳下“洞”里或乘坐电梯,最后发现自己来到寂静岭的监狱。在那里,他再次遇见艾迪,他的附近有一具被爆头的尸体。他说杀人不难,只要用枪指着头,砰一声就行了。随后他否认那个人是自己杀的,就离开了。詹姆斯在探索监狱的过程中乘坐电梯来到了一个迷宫里。在那里他遇到了被关在牢房中的玛利亚!

迷宫中的玛利亚。

玛利亚似乎对她之前被三角头杀死的事情毫无印象,而且她说出詹姆斯和玛丽在酒店度假的时候落下了一张录像带。詹姆斯对她到底是玛利亚还是玛丽感到十分困惑,但玛利亚却说,若果他希望她是玛丽,那她就是玛丽。她还强调自己是为他而存在的,而且是真实存在的人。她要求詹姆斯释放她。

詹姆斯为了释放玛利亚,再次深入迷宫,在迷宫中他遇到了被怪物袭击的安吉拉,救下安吉拉后。安吉拉反而骂了他一顿,说他其实根本不希望玛丽继续在他身边,他想另寻新欢。原来安吉拉曾经被她的酒鬼父亲强暴,最后她用刀刺杀了她的父亲,并且逃走了。

艾迪怒诉着自己被欺侮的一生。

但是当詹姆斯通过努力终于进入牢房时,玛利亚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再一次被杀死了。失去了玛利亚,詹姆斯唯有继续前进。詹姆斯穿过迷宫,来到了一个冷冻库里。他遇到了艾迪,数具尸体散落在他的四周。透过对话得知,艾迪从小一直因为肥胖而被人嘲笑、欺负。有一天他终于忍无可忍,开枪杀了一个橄榄球运动员的狗,再打伤了狗主的膝盖,然后逃了出来。现在他发誓要杀光一切嘲笑、欺负他的人。而且他告诉詹姆斯,既然他们两人都被寂静岭召唤到了这里,那么他们就是同一类人。说完,他立刻对詹姆斯发起攻击。詹姆斯为了自卫而不得不杀了艾迪,他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也开始怀疑玛丽是否真的在三年前死了。

詹姆斯决定把真相告诉劳拉。

詹姆斯离开冷冻库,到了码头,撑船穿过托卢卡湖来到了湖景酒店。在那里,他终于见到了劳拉,而且了解到玛丽并没有在三年前死去,她确实和劳拉认识,而且打算收养她。而且她似乎在一周之前还活着。经过一番探索,他拿到了玛利亚提到的录像带,而且进入了他和玛丽曾经逗留过的312房。透过录像带,他终于明白,患了不治之症的玛丽是在数天前被他亲手杀死的,他用枕头闷死了她。此时劳拉走了进来,说要和他一起找玛丽。詹姆斯向她承认,他杀了玛丽。劳拉对他非常生气,哭着捶打他。詹姆斯内疚地向劳拉道歉,但是劳拉还是离开了。随后收音机传来玛丽的声音,她请求他快点去见她。

安吉拉站在燃烧的楼梯上。

詹姆斯决定给自己的罪孽来一个了断。当他走出312房时,酒店变得残破不堪,雨水不停从天花板上落下。在楼梯间,他遇到了安吉拉。原本是金属的楼梯变成了木做的楼梯,周围一片火焰。安吉拉差点把詹姆斯当成了母亲,安吉拉说连她妈妈都说她活该受罪。安吉拉决定自杀,詹姆斯无法阻止她。最后安吉拉告诉他,她的世界一直都是一片炎热的火海。

继续前行不久之后,他再次见到了玛利亚。这一次,她被倒立着固定在一个铁架上,最后被两个三角头刺死。詹姆斯终于明白到,三角头是詹姆斯创造出来惩罚自己所犯的罪的。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他不再需要他们了。他要结束它们的存在。在两个三角头自杀之后,詹姆斯进入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回荡着他和玛丽的声音。有一天他带花去见玛丽,但是由于玛丽得知自己已经活不久了,所以心情极差,因此把她的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到詹姆斯的身上,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并要他滚。詹姆斯生气地走了。玛丽知道自己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大声哀求詹姆斯回来陪她、安慰她……

詹姆斯在屋顶与悲伤的玛丽重逢。

詹姆斯穿过走廊,走过长长的铁楼梯,来到了酒店的天台,在那里,他终于见到了等着他的人。最后,他打败了怪物化的玛丽/玛利亚。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游戏结局

文件:Silent Hill 2 - All Ending
全部六个结局。
  • 离开(Leave)
詹姆斯和玛丽最后的交谈。

打败了天台的玛利亚后,环境似乎是转到了詹姆斯的家中(实际上还是旅馆的天台),詹姆斯坐在玛丽的床前。玛丽告诉詹姆斯,她想死,希望痛苦能结束。詹姆斯承认这是他杀了她的原因,但他马上说玛丽也曾经说过她不想死;他还说,真相是他很她,他希望她消失,他想要回自己的幸福生活。但玛丽马上就指出詹姆斯的话是假的,因为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她请求詹姆斯杀了她。

在玛丽把信交给了他后,告诉他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原来詹姆斯为了结束玛丽的痛苦而接受了她的请求,杀死了她。现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玛丽的遗愿,收养劳拉……最后詹姆斯和劳拉一起离开了寂静岭。

条件:这是最有可能得到的结局,因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如果必须要列出条件的话,在旅馆击败三角头以后的长廊里听完整段对话,而且经常补血保持自己在满血状态。

片尾曲:《Overdose Delusion》

  • 玛利亚(Maria)
“玛利亚”结局中,玛利亚将玛丽的信交给詹姆斯。

在天台,詹姆斯终于见到了玛丽。玛丽指出詹姆斯杀了她的事实,但詹姆斯辩解说他只是不想看到她受苦。玛丽指出詹姆斯其实只是为了摆脱她这个负担才杀了她。詹姆斯承认虽然他恨她,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累了”。玛丽指出詹姆斯移情别恋,在说出绝不原谅他的话后开始攻击他。

杀了玛丽后,詹姆斯和玛利亚来到了瑰水公园,玛利亚问他:“你又杀了玛丽?”詹姆斯说,那不是玛丽,玛丽已经死了。随后他向玛利亚表白希望能和她在一起,并说不需要玛丽,有玛利亚就够了。于是他们两人一起离开寂静岭,但玛利亚也开始咳嗽了,大概玛利亚又会像玛丽那样病倒吧。

条件:玩家能否得到这个结局取决于他如何照顾玛利亚。特别是在医院和玛利亚分手以后要回去看她,并且试图再次进入发现她的尸体的地下迷宫房间。另外,尽量和玛利亚保持很近的距离,不要让她受到任何攻击。

片尾曲:《Promise》

  • 水中(In Water)

开头内容类似离开结局,詹姆斯对玛丽说,真相是他很她,他希望她消失,他想要回自己的幸福生活。玛丽回答说:“你杀了我,而你也为此而受到折磨,这就足够了。”玛丽原谅了詹姆斯后不久就再次死了,詹姆斯抱起她的尸体走出了房间。随后画面一片黑暗,伴随着汽车引擎的声音,詹姆斯说,他终于明白他来寂静岭真正的理由就是为了殉情,他开车冲入托卢卡湖中,从此和玛丽永远在一起。(从这个结局我们可以推测,玛丽的尸体就在车尾箱里)

条件:将玛丽的一切视作最重要是达成这个结局的关键。特别是阅读医院房顶上的日记,在晚上去尼利酒吧的时候读墙上的文字,在游戏后半段检查旅馆阅览室的耳机。另外,如果玩家在整个游戏过程中保持自己的生命值在50%以下,这个结局就很容易得到。

片尾曲:《Angel's Thanatos》

  • 重生(Rebirth)

詹姆斯始终无法放下玛丽,在杀死了怪物化的玛利亚后。他把玛丽的尸体放在小船上,划船前往湖中的一个有教堂小岛。詹姆斯觉得没了玛丽,他就无法活下去;他决定借用《赤色祭祀》中提到的神(Xuchilpaba)的力量来复活玛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条件:需要获得四样出现在第二次游戏中的特殊道具来完成这个结局。这些必要的道具是在蓝溪公寓105房里的白色圣油,加油站的邮箱里的《失落的记忆》之书,历史资料馆的黑曜石杯和看完录像带后在旅馆二楼阅览室书架上的《赤色祭祀》之书。

片尾曲:《The Reverse Will》

  • (Dog)

詹姆斯进入监控室,发现里面充满了巨大的仪器,一只日本柴犬站在椅子上,兴奋地操控着这些仪器,屏幕上赫然是一张地图,上面有詹姆斯和玛利亚的头像标明他们当时的位置。詹姆斯顿时明白了真相,他指着那只狗用日语说:“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詹姆斯无力地趴在地上,那只狗走过舔着他的脸,安慰他。之后就出现特殊的狗结局片尾曲。

条件:在完成重生结局或其他三个正常结局后(也就是用同一个存档从头到尾玩3次游戏,每次一个结局)。在离开瑰水公园后,在杰克旅店的西边的空地里会见到一间狗屋(经过时会有特写镜头)。调查狗屋拿到狗钥匙。在旅馆312房看完录像后,使用钥匙打开旁边的Observation Room即可进入狗结局。

片尾曲:Dog Ending

(这是个恶搞结局。含义:1、Dog倒过来写就是God。2、玩家是狗。)

一群UFO降落在酒店,里面走出初代寂静岭的主角哈里·梅森(而且是PS版的建模),他问詹姆斯:“你有没有在这附近看到一个小女孩,黑色短发……”詹姆斯反问道:“你在说什么鬼?听我说,你有没有见到我的妻子,她叫玛丽……”詹姆斯话音未落,一个外星人从后面用激光枪偷袭他,詹姆斯发出一声惨叫……哈里和小灰人架着昏迷的詹姆斯走向UFO,途中不忘笑着互竖拇指称赞对方。

条件:只有Xbox的Greatest Hit版和导演剪辑版(Director's Cut)才有的结局。通关《来自寂静天堂的信》和《应愿而生》剧本后,读取通关存档,在主剧本开始的时候,在厕所可以见到一个蓝宝石。你需要在以下地点使用蓝宝石:1、在医院打倒Flesh Lip后被运送到的那个花园里。2、打倒艾迪后,上船之前在码头使用蓝宝石。3、酒店的312房,在看录像带前,站在窗前使用蓝宝石。

片尾曲:UFO Ending

应愿而生 Born from a Wish

当玛利亚醒过来的时候,整个小镇已经空无一人了,取而代之的是横行在街道上的怪物。生存,还是死亡?玛利亚摇摆不定,她找不到生存的理由,亦惧怕死亡的痛苦。她决定寻找是否有活着的人。

玛利亚与门后的欧内斯特·鲍德温对话。

她在鲍德温公馆里发现了一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人,他叫欧内斯特·鲍德温。欧内斯特拒绝和玛利亚交谈,直到玛利亚把在阁楼找到的生日卡交给他。欧内斯特对玛利亚能“看见”他感到惊讶,他说他似乎可以期待奇迹了。他请求玛利亚帮他到附近的蓝溪公寓把白油拿来。玛利亚既然没有生的理由,便决定帮助他。

企图自杀的玛利亚。

当玛利亚把白油交给他的时候,他说,神就在寂静岭,玛利亚也很清楚,因为她是在寂静岭诞生的。但玛利亚似乎否认了它该被称为神。欧内斯特问玛利亚是否相信命运,玛利亚起先否定命运,随后又问如果她相信命运,他会告诉她什么。欧内斯特告诉玛丽,詹姆斯是个坏人。玛利亚也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詹姆斯在找一个既是她又不是她的人,正当他要告诉玛利亚她是什么的时候,玛利亚打断了他的话,但她已经明白了。当房间的门打开的时候,玛利亚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玛利亚走在蓝溪公寓的后巷后,拿起左轮手枪指着自己的头,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接受了命运,随手把手枪甩到墙的另一边,她期待着宿命中与詹姆斯的相遇。


登场人物

  • 詹姆斯·桑德兰(ジェイムス・サンダーランド/James Sunderland)

官方网站:29岁。棕色头发,棕色眼睛。故事的主人公。他是一家小公司的业务员。他是个安静的人,不太喜欢说话。玛丽说他虽然粗鲁而有点急躁,但其实很温柔。他非常珍视玛丽。他因为收到来自亡妻玛丽的信而来到寂静岭。

失落的记忆:29岁。男。职业:职员。我们的主角。一封来自亡妻的信导致他来到寂静岭。

设计师的话:在最初的设定上,他是一个有着双重人格的角色,“Joseph”和“James”。“Joseph”来源于被怀疑是开膛手杰克的人的名字。“James”是Joseph这个名字的衍生词。

存在的理由:Mary寄给James的信其实是他的幻觉。因为厌倦了对他病入膏肓的妻子的照顾,为了把她从不幸的疾病中解放出来,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但是,他承受不住自己罪行的压力并且陷入了幻觉中,因此他被带到寂静岭里。

  • 玛丽·谢帕德·桑德兰(メアリー・シェパード・サンダーランド/Mary Shepherd Sunderland)

官方网站:25岁。詹姆斯的妻子。她在3年前因病辞世。她原本是个活泼、善良的人,但在她卧病在床期间,她开始诅咒自己。在痛苦中,她曾说她不想死,但同时她也渴望死亡。她告诉詹姆斯她既丑陋又没用,他应该抛弃她,但她也说过她希望他能陪在他身边直到她死。在经历了长期的痛苦和煎熬后,她逝去了。

自从她和詹姆斯去了寂静岭观光开始,她一直对寂静岭有特殊的眷恋,认为那是个充满幸福回忆的地方。

失落的记忆:25岁。女。家庭主妇。本该因为疾病在三年前过世的James的妻子。自从和James参观了寂静岭,这里就成了他们二人共同的回忆。

设计师的话:她的名字来源于开膛手杰克的受害人Mary Kelly。在涉及这个凶杀案的档案里,Mary Kelly和嫌疑犯Joseph生活在一起。

存在的理由:在每个结局里Mary告诉了开始承认自己罪行的James许多不同的事情。可以想象她在三年前的死亡仅仅是James的错觉。

  • 玛丽亚(マリア/Maria)

官方网站:25岁(?)。和詹姆斯的亡妻玛丽长得几乎完全一样的女子。但她的衣着风格,发型,性格和气场和玛丽完全不同。她很活泼乐观,但表现出某种感情上的依赖性。她也有情绪化的一面,出现过许多起落。

她往往被异常的状况吓倒。她在和人说话时总是盯着对方的眼睛,听人说话时也是如此。她的兴趣是被詹姆斯偷看。詹姆斯正在赶往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于是她便开始跟随他。

失落的记忆:25岁。女。舞女。一个和Mary虽然在个性和对衣着的品味上完全相反,但是仍然和她有着离奇的相似之处的女性。由于某些原因,她一直跟随James的行动。

设计师的话:在原始的设定里,女主人公也是有真实存在的双重人格的。第一个人格是“Mary”,而另一个人格“Maria”的名字是Mary的衍生词。(PS:其实是拉丁语名字Maria衍生出英文名字Mary)

存在的理由:Maria的存在是因为James不能承受杀死妻子的罪恶感而产生出来的幻觉。可以从特别篇中她作为天堂之夜夜总会舞女的形象来说明这一点。

  • 劳拉(ローラ/Laura)

官方网站:8岁。金发,蓝眼。她不时出现,而且随心所欲地做她想做的事,然后又突然消失。

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她住在孤儿院里。她曾经被接进玛丽所住的医院里。劳拉把玛丽当成是她的亲妈妈一样。即使是在交谈中,她也是动个不停,走来走去。

失落的记忆:8岁。女。职业不明。曾经和Mary在同一所医院看病的小女孩。没有母亲的她把Mary看作自己的母亲。

设计师的话:她的名字来源于Richard D'Ambrosio的文学作品《No Language But A Cry》(日译版《被煎锅烫伤的小女孩Laura的故事》),作品讲述的是一个试图客服被虐待过的心理创伤的小女孩追求幸福的故事。

存在的理由:在所有角色中,她是唯一没有心理阴影的人。有可能她来到寂静岭是为了找Mary。对她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小镇;她既看不到任何怪物,也看不到Maria。

  • 艾迪·东布罗夫斯基(エディ・ドンブラウスキー/Eddie Dombrowski)

官方网站:23岁。金发,灰色眼睛。他是个动作迟钝、没什么特点的普通人。他在加油站里做兼职。

他不是坏人,但当他受到威胁或骚扰的时候,就会突然变得很防备。他表面上善良、乐于助人。不过,那也许是在潜意识中,他不想被憎恨;又或者在潜意识中,他想讨好别人。这种潜意识也许是他做好事的原因。

他和詹姆斯一样来到了寂静岭。他来寂静岭的原因尚未明确。

失落的记忆:23岁。男。加油站员工(兼职)。因为自己的体重而被嘲笑的年轻人。虽然他经常表现的很消极,但是却有极端暴力的一面。

设计师的话:在原始设定上,Eddie其实是个非常开朗的角色。因此,我们借用了Eddie Murphy(艾迪·墨菲,美国喜剧演员)的名字。但是到了最后我们完全改变了他的性格。

存在的理由:从Eddie的独白里我们知道,因为别人对他的看法而产生的挫折感和愤怒,在他杀死一条狗而且还射伤了狗主人的腿的时候达到了顶点。在躲避警察的过程中,他开始有了负罪感,因此他也被召唤到寂静岭。

  • 安吉拉·奥罗斯科(アンジェラ・オラスコ/Angela Orosco)

官方网站:19岁。黑发,棕色眼睛。她对陌生人很害羞,安静而忧郁。她看起来是个普通的女孩,但在面对死亡和性事的态度上,她显然和其他人不同。她的价值观很奇怪,而且她有着危险的气场。

她在高中毕业之后就从家里逃了出来,但她的父亲找到了她,并把她带回家。之后她再一次逃了出来,然后在流浪中走进了寂静岭。

失落的记忆:19岁。女。职业不明。一个来到寂静岭找母亲的女孩。高中毕业以后,她离家出走但是最后被找到并被带回给她父亲。

设计师的话:她的名字借用的是电影The Net(网络惊魂)中女主角的名字。这个意为Angel(天使)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名字在西班牙被广泛使用,因此也暗含有“非原住民”的意思。

存在的理由:从带有血迹的报纸上的文章所知,Angela不堪忍受父亲对她的虐待而杀死了他。事后因为情绪的混乱被寂静岭吸引过来。

游戏玩法

《寂静岭2》运用黑暗来营造恐怖气氛。

《寂静岭2》的游戏玩法与初代十分相似,包括借助手电筒和收音机探索寂静岭、在途中与怪物战斗并解开谜题。在许多完全黑暗的场景中,手电筒是唯一的光源。詹姆斯获得的收音机会探测到靠近的怪物并发出杂音提醒玩家。詹姆斯会获得许多有用的道具,且如果没有收集到特定的道具剧情将无法进行。当詹姆斯严重受伤而死亡时,会出现“游戏失败”的画面。《寂静岭1》中的坦克视角在《寂静岭2》中仍被保留,玩家可以选择更习惯的操作方式。

当怪物出现时,玩家可以决定战斗或者逃跑;如何抉择取决于不同场景的特点,比如在一段狭窄的走廊最好选择战斗,而在开阔的空间,躲避逃跑则是更好的选择。即使詹姆斯尝试躲避,仍然会受到攻击,关掉手电筒会减少被攻击的可能性。

詹姆斯保护玛利亚不受Mannequin的攻击。

到达瑰水公园后,玛利亚会陪伴詹姆斯同行。由于玛利亚没有武器,无法保护自己,詹姆斯必须负责保护她不受到怪物攻击。当玛利亚被怪物攻击严重受伤而死或被詹姆斯误杀时,同样会“游戏失败”。当詹姆斯穿过门切换场景时,玛利亚即使在很远的距离外也会立刻回到詹姆斯身旁(与四代中的艾琳·嘉尔文不同)。

原声音乐

《寂静岭2原声大碟》
查看独立词条: 寂静岭2原声大碟

《寂静岭2原声大碟》于2001年10月3日由Konami Music Entertainment公司在日本发行,并于同年在欧洲发行,配有不同封面的包装盒。专辑收录了由山冈晃创作的30首曲目,部分取自游戏,其他为专辑独有,所有曲目均为纯音乐。

开发历程

设计构思与灵感来源

See also: Inspirational works of Silent Hill

《寂静岭2》的游戏氛围与初代《寂静岭》基本相似,包括被毁坏废弃的小镇和街道上笼罩不散的浓雾,但被赋予了更具有心理学特质的扭曲化。比如詹姆斯收到的玛丽的来信会随游戏进行而渐渐消失,就如后来由科乐美解释的那样,这表明信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詹姆斯幻觉的一部分。信消失的过程还意味着詹姆斯逐渐认清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小镇中产生的幻觉也随之渐渐瓦解。这样的理解同样可以解释酒店的变化:酒店在詹姆斯刚刚进入时整洁完好,却在他观看录像带之后变回了真实的外观——近乎烧毁的废弃建筑。其他已被确认的、为了在游戏中体现人物心理而设计的细节包括:在詹姆斯发现手电筒的房间里放置的玛丽的裙子,以及在小镇中出现的至少两具以詹姆斯为原型建模的尸体。

《寂静岭2》中的怪物有着比初代《寂静岭》中的怪物前辈们更接近人形的造型设计,同样被证明是为了反映詹姆斯的个人潜意识。至少有两个怪物,MannequinBubble Head Nurse,是结合对性的隐喻而设计的,反映了詹姆斯内心的肉欲以及在玛丽患病期间经历的性压抑。三角头则是以小镇虚构历史中的刽子手为原型设计而成,是属于詹姆斯的惩罚者。两个不符合这个规律的例外是Abstract Daddy,反映了安吉拉的潜意识回忆,以及在初代游戏中出现过的Creeper

Christina Aguilera与玛利亚着装的对比。

《寂静岭2》的设计还来源于现实中的一些人物和事件。制作者称玛丽(Mary)的名字取自Mary Ann NicholsMary Jane Kelly,分别是开膛手杰克的第一位和最后一位受害者。玛利亚的着装照搬了Christina Aguilera在1999年青少年选择奖上的装扮。艾迪·东布罗夫斯基(Eddie Dombrowski)的名字取自喜剧演员Eddie Murphy,是在早期艾迪被设计为一个性格乐观的角色时确定的。而安吉拉·奥罗斯科(Angela Orosco)的名字取自电影《网络惊魂(The Net)》的女主角Angela Bennett;劳拉的名字来源于Richard D'Ambrosio的小说《No Language But A Cry》(日译名《被煎锅烫伤的小女孩Laura的故事》,讲述了一个试图克服受虐心理创伤的小女孩追求幸福的故事)。

此外,还有迹象表明本作中的寂静岭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加利福尼亚州圣布鲁诺的布局。

Reception

这篇文章中仍有未被翻译的部分,寂静岭中文维基正期待着你来翻译它

Reaction to the game was generally favorable. The PlayStation 2 version has a 89 on Metacritic.[1]

《寂静岭2》使用先进的CGI制作过场动画和人物面部动画。

Many praised the game's graphics (especially at the time compared to other video games), which were a major improvement over the first game, with more polygons, realistic lighting and CGI, and more detailed textures, environments, and facial animation.

The deep, emotional, provocative psychological storyline, atmosphere and music of the game was well-praised. The story touches on "taboo" subjects, stigmatized and mature themes such as pain and suffering, loneliness, sexual and physical abuse, trauma, occultism, existentialism, morality, rape, incest, domestic violence, death, alcoholism, relationship issues, murder, suicide, euthanasia, the right to die, bullying, body image, grief, depression and mental illness and mental health, but tries to do so in a mature fashion, pushing the bar for survival horror games and storytelling and art direction in video games.

Many fans consider Silent Hill 2 to be a survival horror masterpiece and classic, proving that video games aren't just a "juvenile hobby for children", but can tell mature adult-oriented stories and be a medium and outlet for interactive art, emotion and expression, and aren't always a "winning/losing" binary dichotomy.

Silent Hill 2 slightly strays away from the Order and themes of occultism and religion, focusing more on human psychology instead. Although there are still hints and traces of it, there's a much lesser focus compared to the first game. James, Angela and Eddie may be agnostic or atheist because they don't mention any deities or religious context during the game, aside from James mentioning "The Old Gods haven't left this place" in the Rebirth ending.

The gameplay and combat received some slight negative feedback. Many fans felt that the monsters are non-threatening and easy to avoid and outrun, and that the game's action difficulty is too easy, even on Hard. They also pointed out that there aren't enough diverse monsters and that the main bulk of the monsters are Lying Figures, Mannequins and Nurse.

Some of the voice acting was criticized, although some fans argue that the "stilted" and "awkward" voice acting helped portray the cast as "damaged".

冷知识

詹姆斯和劳拉的塑像。
  • 在2001年E3展上,《寂静岭》展位的一面墙上摆有詹姆斯和劳拉的塑像。
  • 游戏中的许多街道和建筑以现实中的著名作家、故事和地点命名。
  • 北美地区游戏封面上的人物是安吉拉·奥罗斯科。
  • 山冈晃为游戏采样了超过一百条的脚步音效。在“《寂静岭2》的制作过程”视频记录中,他解释说这是为了增加音效多样性,避免重复冗余。他认为“寂静”本身是一种声音,脚步声的加入是为了衬托这种神秘的寂静。
  • 游戏中的许多背景音效是随机出现的,因此玩家在每次游戏流程中都会听到不同的音效组合,比如脚步声、低语声、玻璃破碎声、呼吸声、哭声、尖叫声,甚至猪叫的声音。[2]
  • 与《寂静岭》类似,《寂静岭2》也有因暴力或令人不适而被要求改动的画面和场景。最早的设计中,詹姆斯的攻击动作包括肢解怪物,后被改为普通的近身战或武器攻击;而艾迪呕吐的场景无论从画面和声音都表现得更露骨。在酒店观看的录像带的第二部分原本也配有音效,但在游戏的最终剪辑中被删掉了。
  • 当詹姆斯隔着牢房铁栏与玛利亚交谈时,镜头被有意地设置成看起来詹姆斯也被关在一间牢房中。
  • 尼利酒吧墙上涂写的句子“这里曾经有个洞,现在没有了。”是《寂静岭2》中最耐人寻味的一句话。根据推测,“洞”代表着詹姆斯内心深渊的裂口,即探索潜意识的入口。
    在迷宫中杀人犯的墓地里,只有詹姆斯的墓穴有洞。詹姆斯面对从寂静岭历史资料馆开始不断出现的“洞”(包括垂直走廊、下行楼梯等与“洞”神似的通道),一次又一次地跳进洞中探索真相;而墓穴无洞的艾迪、安吉拉都在拒绝真相后迎接了自己的死亡。
    如酒吧墙上文字的描述,在寂静岭到处都是打开的洞,引诱那些心理有阴暗面的人们,只有负罪者才能看到这些通向心灵深渊的入口。
    • 认为这句话暗指为《寂静岭4:密室》亨利·汤森德钻洞的穿梭方式埋下伏笔,或者这些洞是约瑟夫·施莱伯的钻洞痕迹,都是不当的推测。在制作方面,开发《寂静岭2》时还没有《寂静岭4》的计划,而《寂静岭4》早期曾被定为脱离寂静岭系列的独立作品;在剧情方面,《寂静岭2》中没有教团登场,洞无法与教团联系在一起,《寂静岭4》中也没有线索表明约瑟夫或亨利钻洞前往了寂静岭市中心。
  • 游戏中出现的日历显示时间在1994年,但也许与剧情实际设定的发生年代并不一致。
  • 在寂静岭镇上瑰水公园的东南部有一座名为St. Stella Church(圣斯特拉教堂)的建筑。这一名字起源于拉丁名Stella Maris,意为Star of the Sea(海洋之星),又即Our Lady, Star of the Sea(海星圣母),古时对Virgin Mary(圣母玛利亚)的尊称。这与Mary Sunderland(玛丽·桑德兰)有着明显的联系。
  • 游戏中的人物表情动画多数是人工制作完成,而没有依靠动作捕捉。
  • 科乐美还将《寂静岭2》改编成了一部街机游戏。[3]

外部链接

延伸阅读

参考资料


游戏图库

《应愿而生》

v · e · d
角色'
主要角色
詹姆斯·桑德兰 - 玛丽·谢帕德-桑德兰 - 安吉拉·奥罗斯科 - 劳拉 - 艾迪·东布罗夫斯基 - 玛利亚
其他角色
欧内斯特·鲍德温 - 艾米·鲍德温 - 玛丽的医生 - 蕾切尔 - 托马斯·奥罗斯科 - 奥罗斯科太太 - 詹妮弗·卡罗尔 - 帕特里克·切斯特 - 米拉 - 哈里·梅森 - 外星人 - 斯科特·费尔班克斯 - 沃特·沙利文
怪物
Abstract Daddy - Bubble Head Nurse - Creeper - Flesh Lip - Lying Figure - Mandarin - Mannequin - Mary - Prisoners - 三角头
武器
Chainsaw - Chinese Cleaver - 大刀 - Great Spear - Handgun - Hyper Spray - Pipe - Revolver - Rifle - Shotgun - Wooden Plank
地点
鲍德温公馆 - 蓝溪公寓 - 布鲁克黑文医院 - 卡罗尔街 - 重生教堂 - 狗屋 - 天堂之夜 - 杰克旅店 - 卡茨街 - 迷宫 - 湖景酒店 - 内森大道 - 尼利酒吧 - 尼利街 - 观景台 - 皮特超级保龄球馆 - 伦德尔街 - 瑰水公园 - 寂静岭历史资料馆 - 南谷 - 托卢卡墓地 - 托卢卡湖 - 托卢卡湖心岛 - 托卢卡监狱 - 沃奇斯路 - 林边公寓
术语
手电筒 - 表世界 - 小男爵夫人号 - 具现化 - 地图 - 怪物 - 里世界 - 收音机 - 红纸 - 防空警报 - 梅塔特隆印章 - UFO结局 - 性暗示
档案
文档 - 道具 - 钥匙 - 谜题 - 原声 - 秘籍与可解锁内容


你可以为这篇文章填入更多内容!帮助寂静岭中文维基来扩充它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