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Shhc.pngEra-Real.png
寂静岭:归乡
JoshAlex.png
游戏名
Silent Hill: Homecoming
サイレントヒル: ホームカミング
开发商
Double Helix Games
发行商
科乐美
发售日期
2008年9月30日(北美)
2008年11月6日(Steam)
2009年2月27日(欧)
登陆平台
PS3,Xbox 360,PC


《寂静岭:归乡》寂静岭恐怖生存游戏系列的第六部作品,由Double Helix Games开发,Konami发行。

本作在北美地区于2008年9月首先在PS3和Xbox 360平台发售,随后11月在Steam发售PC版;欧洲地区则在2009年2月同步发售所有平台版本;其中Xbox 360版本提供数字下载。

本作在澳大利亚最初被禁,接受MA15+的评级并删减片段后得以发售;在日本的发售计划则被彻底取消。

主角阿历克斯·谢帕德认为自己从军队退伍,并因为战斗受伤而住院一段时间后,终于回到了家乡——牧羊人溪谷,剧情便由此展开。回到家中的阿历克斯发现他的父亲与弟弟约书亚和镇上的人们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的母亲则陷入了抑郁、接近紧张症的状态。阿历克斯在镇上寻找失踪的弟弟,并发现了离奇事件背后的原因,以及邻近小镇——寂静岭的黑暗秘密。

在开始游戏前,建议玩家阅读三本日记,分别是阿历克斯的艾丽的惠勒警长的,其中提供了与剧情有关的部分故事背景。

剧情故事

注:《寂静岭:归乡》发生时间设定于2007年。

游戏开始,炮声和爆炸的响声在黑暗中响起,主角阿历克斯·谢帕德被束缚在一张手术床上,由一名沉默不语的医生推着穿过一段残破昏暗的医院走廊。阿历克斯看到途中经过的病房里医生们正在对病人执行怪异恐怖的手术,包括肢解、掐死和活埋。医生把阿历克斯推到了走廊尽头的病房中就从出口离开了,阿历克斯挣扎着试图摆脱束缚,却透过模糊的门玻璃惊恐地看到那名医生被未知的歹徒用一把巨大的刀刺穿了。

阿历克斯将罗比兔递给弟弟。

挣脱束缚后,阿历克斯在医院中探索,见到他的弟弟约书亚·谢帕德正趴在地上画蜡笔画。按照弟弟的要求,阿历克斯找来一只兔子玩偶交给了他。可是约书亚却转身跑掉了,之后每当阿历克斯接近他时都会跑开。阿历克斯追寻着约书亚的踪迹继续探索,最后走进了一架电梯。电梯向下运行,按钮没有反应;阿历克斯听到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厢体也随之剧烈摇晃起来,一把大刀猛地穿过电梯门刺向阿历克斯。

阿历克斯抵达家乡牧羊人溪谷。

惊醒的阿历克斯发现这只是场噩梦,而他正坐在特拉维斯·格雷迪《寂静岭:起源》主角的十八轮大卡车的副驾驶上。卡车抵达牧羊人溪谷,特拉维斯说“祝你好运,大兵”便驾车离去。根据“大兵”这一称呼,以及阿历克斯穿着的军装和游戏开场的战火声,可以推断阿历克斯是一名从战场回到家乡的士兵。回到了家乡——牧羊人溪谷,阿历克斯发现这座小镇的样子已经与他离开时不同了:浓雾笼罩,街道年久失修,四周不见人影。阿历克斯遇见了玛格丽特·霍洛威法官,她也是阿历克斯儿时好友艾丽·霍洛威的母亲。他们都是几百年之前牧羊人溪谷创始者四大家族的后代,这四大家族是谢帕德家族霍洛威家族费奇家族巴特利特家族,而牧羊人(Shepherd)溪谷正是以阿历克斯的家族祖先姓氏命名的。玛格丽特法官表现得似乎很惊讶,并告诉阿历克斯回家看看他的母亲。

阿历克斯发现莉莲的精神非常紧张。

回到儿时的家中,阿历克斯注意到四周有许多父母与约书亚的合影,自己却没有在照片中出现,便自言自语提到了父母一直以来明显偏爱弟弟的做法。阿历克斯见到了母亲莉莲,却发现她正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母亲告诉阿历克斯她很想念约书亚,而他们的父亲也动身去找约书亚了,说完便不再跟阿历克斯交谈。阿历克斯注意到母亲手中拿着父亲的左轮手枪,赶快拿了起来。地下室突然传来响声,阿历克斯便前去一探究竟;调查过程中,阿历克斯经过了他的父亲亚当旧时用来宰杀猎物的房间,引发了一段回忆。在这段回忆中,年轻的阿历克斯闯进这间房间,正在忙碌的父亲转过身来严厉地呵斥他离开。离开地下室后,阿历克斯走出家门,穿过附近的一片墓地,在那里见到了属于小镇创始家族之二的两处墓碑。

艾丽拥抱阿历克斯。

终于,阿历克斯见到了他的儿时玩伴,艾丽·霍洛威。艾丽正在牧羊人溪谷警察局外张贴寻人启事,看起来十分沮丧、心事重重,还抱怨阿历克斯在参军前没有和她道别就离开。短暂交谈后,艾丽将一只步话机交给了阿历克斯作为联络工具,阿历克斯便继续寻找弟弟约书亚。阿历克斯来到废品回收站向小镇技工柯蒂斯·阿克斯打探消息,并将父亲的左轮手枪交给柯蒂斯感谢他的帮助;柯蒂斯则送给阿历克斯一把手枪,说自己欣赏公平的交易。阿历克斯随后前往四大家族之一巴特利特家族的墓地,捡到了一只手表,在骤然响起的防空警报声中昏了过去。

Sepulcher在被击败后陷进了地底。

阿历克斯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离奇地转移到溪谷临近的小镇——寂静岭。阿历克斯看见弟弟跑进了一家废弃的酒店,便追了进去,遇到许多怪物,还撞见了戴着巨大三角形金属头盔的人形怪物——Bogeyman。被发现的阿历克斯躲在破旧家具的掩体后,Bogeyman转头怒视片刻后便继续前行了。在这之后,阿历克斯在酒店某处的巨大环形花房中遇见了牧羊人溪谷的镇长萨姆·巴特利特。巴特利特镇长同样是牧羊人溪谷四大家族的后人之一。阿历克斯得知巴特利特的儿子乔伊也神秘失踪了,在询问镇长时,他惊讶地看到一只怪物Sepulcher从地下的洞中钻出杀死了巴特利特。阿历克斯击败了怪物,却坠入了大洞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阿历克斯已经置身于牢房铁栏之后。小镇副警长詹姆斯·维勒审问阿历克斯后确定了阿历克斯没有恶意,便把他放了出来。两人并肩穿过牧羊人溪谷警察局,途中接到了艾丽的呼叫,却被崩塌的天花板分开了。阿历克斯与艾丽汇合,两人躲开怪物钻进了下水道,又被坏掉的装置隔开。回到街上,维勒呼叫阿历克斯与他汇合,找到马丁·费奇医生——同样是牧羊人溪谷四大家族的后代。

阿历克斯迎战猩红。

阿历克斯在街上发现了费奇医生并追随他进入了诊所,看到了一些外形奇特的玩偶,随后被一群护士袭击了。阿历克斯用钥匙打开了一只箱子,得到了另一只布娃娃,却在抚摸娃娃后陷入了里世界,名为Hell Descent的区域,地板、墙皮的表面剥落下来,露出满是血污、锈迹斑斑的金属框架。阿历克斯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找到了费奇医生,目睹他自残以“为自己的罪行忏悔”。阿历克斯质问医生并得知医生的女儿斯卡利特·费奇也失踪了。费奇医生陷入严重的悲痛中,并说他忘了带上给女儿的礼物。就在阿历克斯将那个礼物——斯卡利特的娃娃——递过去时,费奇医生身上的刀口飞快地增多加深。娃娃从承受着巨大痛苦的费奇医生手中掉落,陷入了血池,突然变成巨大的、形似陶瓷模特的怪物猩红从中升起,一口咬掉了医生的头,便转向了阿历克斯。击败猩红(斯卡利特)之后,阿历克斯在诊所中醒来,从散落的娃娃身体里获得了通向市政大厅钥匙

阿历克斯在市政大厅里用钥匙开启了地下暗道,获得了一把仪式匕首。他在这里看到了很久以前离开寂静岭,在牧羊人溪谷建立家业的四位小镇创始人的肖像,奇怪的是其中谢帕德家族的创始人,也就是阿历克斯的祖先的肖像被从墙上取下了。他还找到了许多古老的书籍,书中详细地讲述了创始人家族的历史,以及他们与神灵立下的契约。

文件:Alex confronts Lillian
教团士兵绑架了莉莲,并将阿历克斯打昏在地上。

回到家中,阿历克斯发现仪式匕首正是打开父亲猎物处理室的钥匙,其他房门也有类似的门锁机关。在猎物室中,阿历克斯找到了打开阁楼的钥匙,又出现了一段阁楼中情景的闪回:父亲亚当将家族戒指交给了约书亚,告诉他这件传家宝有着极为重要的特别意义,并叮嘱约书亚不可以让其他人看到这只戒指,包括阿历克斯在内。忆起这段情节后,阿历克斯发现了一张父亲留下的笔记,其中提到父亲被迫不得不“在两个儿子中做出选择”。根据亚当和莉莲对约书亚一直以来的偏爱、家族戒指的秘密递交和这张神秘的字条推断,约书亚似乎被父母和教团选中参与某项特殊的活动,教团则是在寂静岭活跃的邪教组织。阿历克斯带着父亲的笔记试图再从母亲那里询问一些约书亚的情况,闯入的教团士兵却将他打晕在地,并绑架带走了母亲莉莲。房子转换成了里世界的状态,阿历克斯在解开一系列与家人们的过往和良心之愧相关的谜题后逃离了家中。

阿历克斯和艾丽在乘船前往寂静岭途中聊天。

阿历克斯离家后很快与艾丽和惠勒警长汇合,并决定前往寂静岭以拯救小镇。三人乘船前去,半路遭到教团的埋伏,艾丽和惠勒警长都被绑架了,而阿历克斯被冲上了寂静岭的岸边。阿历克斯收到惠勒的呼叫后前往俯视监狱,在打败大量怪物和教团士兵后救出了惠勒。阿历克斯询问他是否知道艾丽的情况,惠勒警长说他并不清楚,但听到教团士兵谈论着要把一名女子带到监禁区。

刑具上的莉莲。

阿历克斯继续向监狱内部探索,并抵达了监禁区,见到的却是自己的母亲莉莲。莉莲被束在十字架形状的机械刑具上,身体被慢慢地拉伸着接近极限。莉莲乞求阿历克斯了结她的痛苦,这时玩家需要决定是否接受母亲的请求。如果选择拒绝,则莉莲会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被活生生拉为两截;如果选择接受,阿历克斯会在刑具将莉莲扯裂前悲痛地射杀母亲。

阿历克斯再度与惠勒警长汇合,两人穿过里世界的监狱,在一间牢房里发现艾丽的母亲玛格丽特·霍洛威被双手绑在椅子上。阿历克斯为她松绑,一只毛虫形状的怪物突然从墙上的洞中钻出,拉上惠勒缩了回去。玛格丽特见状慌忙逃跑,在离开之前她的一脸惊慌变成了意味深长的邪恶表情。阿历克斯打败了多手的怪物Asphyxia后又看见了约书亚的身影,便追随着弟弟来到了一座教堂中。

阿历克斯在教堂的告解室里遇到了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两者之间的对话揭示了男子正是阿历克斯的父亲亚当(或者亚当良心的投影),为他和妻子两人一直以来对阿历克斯冷漠、排斥的态度祈求宽恕。男子提到了曾被迫在两个儿子中做出选择,这呼应了阿历克斯在家中阁楼发现的字条。男子说他和妻子一直爱着自己的儿子,但他们不能让这种感情流露出来。他们不敢让儿子体验到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物,比如爱和快乐。尽管这段情节已经为父母做法背后的原因给出了充分的暗示,但仍未做出明确的解释。玩家此时需要决定是否原谅这名男子。

亚当请求阿历克斯的原谅。

在解决谜题并开启隐藏在巨大管风琴下的机关后,阿历克斯看见他的父亲亚当双手张开,被绑在刑具中间,与在监狱中时母亲的状况类似。阿历克斯直接质问父亲是否知道约书亚的下落,但父亲却说出了他不想知道的真相:阿历克斯根本不是一名士兵。阿历克斯误以为自己因在战场上受伤而入院,其实他一直住在精神病院里。亚当向阿历克斯展示了系有家族戒指的项链,却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从约书亚那取回了这件传家宝。Bogeyman缓缓走出,将亚当从头到脚砍为两半便离开了。震惊的阿历克斯追了过去,并借机装扮成邪教士兵混入电梯,却很快被柯蒂斯发现,送进了教团内部。

玛格丽特·霍洛威在教团老巢中。

阿历克斯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被捆在椅子上,身处一间血迹斑斑的囚室中,面前坐着玛格丽特·霍洛威。玛格丽特透露了那些失踪儿童的下落:他们都是一项献祭仪式的祭品。玛格丽特继续解释道,牧羊人溪谷由脱离寂静岭的四大家族建立,为了离开教团和他们的邪神崇拜,溪谷的创始人们不得不接受了一项契约:每半个世纪,四大家族都必须献出一名子女作为祭品。直到不久前,这一献祭仪式还在保护着牧羊人溪谷免受因寂静岭而发生的凶厄。可是这项保护如今已不复存在,这是因为在这一次的仪式中,只有三大家族完成了献祭,唯独谢帕德家族缺席了。巴特利特市长献出了儿子乔伊、费奇医生献出了女儿斯卡利特、玛格丽特献出了女儿诺拉;亚当·谢帕德理应献出一个儿子,但他没有这么做,这直接导致神灵撤回了它的保护。玛格丽特认为小镇已经没有出路,必须回到旧时由教团和寂静岭干涉的状态中。因此,她和其余信徒一直在暗中绑架、折磨和杀害牧羊人溪谷中拒绝与他们合作的居民。

玛格丽特用电钻折磨阿历克斯。

玛格丽特起身拿起一只电钻,戳向阿历克斯的大腿开始用刑;阿历克斯幸运地挣扎脱身,并将钻头扳向玛格丽特脸上,戳死了她。阿历克斯很快在教团老巢中发现了艾丽,她正忍受着柯蒂斯·阿克斯的恐吓;阿历克斯与柯蒂斯战斗并杀死了他,救出了艾丽。两人随后找到了浑身插着刀子、绑在椅子上不省人事的惠勒警长。玩家此时需要决定是否使用一只急救包救活惠勒,做出选择之后,阿历克斯便离开艾丽,独身一人面对接下来的结局。阿历克斯一路探索,找到了四大家族的献祭坟墓;每块墓碑上都写有四个名字,记载了自小镇建立以来被献祭的孩子们的名字。在谢帕德家族的墓碑上,阿历克斯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他的父母做出的选择是牺牲阿历克斯、让约书亚活下来。这便可以解释为什么阿历克斯的父母对他冷漠无情,却格外偏爱约书亚:他们无法在知道终有一天要杀死阿历克斯的同时关爱着他。

阿历克斯回忆起了约书亚出事那晚的事情。

在记忆闪回中,阿历克斯回想起亚当将家族戒指交给约书亚的第二天晚上,他带着约书亚到托卢卡湖上划船。划到湖中央时,阿历克斯出于对受到父母偏爱的弟弟的嫉妒心,开始对约书亚大加嘲讽。约书亚为了反驳阿历克斯,拿出家族戒指展示给自己的哥哥,阿历克斯却气愤地一把抢了过去。约书亚站起来试图夺回戒指,却在争抢中失去重心跌倒,头部撞在船的边缘,坠入湖中。乘船赶来的亚当捞起了约书亚的尸体,痛斥了阿历克斯,告诉阿历克斯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做了什么。亚当说“他们”选择了阿历克斯,可是阿历克斯把一切搞砸了,所有人都会因为阿历克斯的错误而承受痛苦。听到这些的阿历克斯陷入了震惊,恍惚中重复着说他会有办法救活约书亚的。可以推断阿历克斯在这之后就被送入了精神病医院,而镇上的人们却被告知阿历克斯是去参军,还呼应了之前艾丽对阿历克斯在离开前不与她道别的责备。

阿历克斯正将Amnion割开。

四周再次陷入了里世界,阿历克斯见到了最终BOSS——Amnion。打败Amnion后,阿历克斯割开怪物的腹部,约书亚的尸体从其中滑出。阿历克斯终于来到了约书亚身边,沉痛地向弟弟为自己的过失道歉;阿历克斯将手电筒留下,哀悼后便离开了。

取决于游戏中三次抉择时做出的选择,玩家可解锁五个不同的结局。

游戏结局

与《寂静岭2》和《寂静岭4:密室》类似,《归乡》没有官方的既定结局。如果考虑《归乡》最初被设计为三部曲首部的构思,则阿历克斯存活的可能性更大;然而由于“三部曲”计划并未实现,这一猜测也无法得到证实。

游戏共有五个结局,附加一个彩蛋:

  • 好结局(杀死莉莲、宽恕亚当、救活惠勒):阿历克斯在告别约书亚后爬回到地面,与艾丽汇合了,他们彼此搀扶着离开了牧羊人溪谷。艾丽问阿历克斯他在地下看到了什么,阿历克斯回答说“我需要看到的。
微笑彩蛋中的约书亚。
  • 微笑!(彩蛋)(收集到11张照片,或在困难难度下通关):在工作人员名单播放完毕后,游戏展示了一段隐藏动画。玩家以阿历克斯的视角回到了家中,看见台阶上有一串潮湿的足迹,便沿着痕迹走进了弟弟的卧室。走进房门,阿历克斯看到湿漉漉的约书亚坐在床上;约书亚举起相机拍下了阿历克斯,笑了起来。这张拍下的照片正是游戏前期阿历克斯可以收集的一张“阿历克斯的照片”。
  • 溺亡(杀死莉莲、不宽恕亚当、不救惠勒):阿历克斯在家中的浴缸里醒来,父亲在门口出现并告诉阿历克斯他的弟弟约书亚会在阿历克斯死后继承家族衣钵,随后便将阿历克斯溺死在浴缸中。
阿历克斯成为了新的Bogeyman。
  • 夜魔(不杀死莉莲、不宽恕亚当、不救惠勒):阿历克斯醒来,发现自己被双手反绑困在椅子上;两只Bogeyman从黑暗中走出,各自手持与他们头上所戴的样式相同的头盔的一半,在阿历克斯两侧站定,并将头盔在阿历克斯的头上合拢,使阿历克斯变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一只外形更凶猛的Bogeyman。这一结局象征着在游戏中的所有抉择中都做出了“黑暗”决定的阿历克斯有着成为一名冷血行刑者的潜质,正如三角头一样。
  • 医院(不杀死莉莲、宽恕亚当、救活惠勒):阿历克斯在精神病院醒来,发现自己被束缚在手术台上。一个声音疑似惠勒的男人站在一旁,警告阿历克斯“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并接受现实”;另一名站在阿历克斯头部后方的男子似乎是父亲亚当,两人配合为阿历克斯执行了电击治疗,阿历克斯在刺眼的白光中失去了意识。这一结局意味着在游戏中提到的206病房的病人正是阿历克斯。
  • UFO结局(不杀死莉莲、不宽恕亚当、救活惠勒):与好结局类似,阿历克斯在告别约书亚后爬回到地面,与艾丽汇合,但就在两人正要拥抱时,从天而降的UFO将他们劫持了。阿历克斯和艾丽在光柱中上升,惠勒跛着脚走出来,大喊着他早就知道镇上的人们就是这样失踪的。

游戏玩法

文件:Homecoming gameplay
阿历克斯击杀怪物。

游戏整体与系列前作相似,玩家将作为主角阿历克斯寻找他的弟弟约书亚,探索不同的场景和地点,调查各类线索推动情节发展,这些线索包括照片画作和其他道具等,收纳在阿历克斯的日志中,以供玩家随时阅读。阿历克斯会将头转向道具和线索隐藏的位置,指引玩家获取必要的道具。武器和弹药会以明显的发光提示玩家;健康饮料依然是重要的道具。

解谜元素仍然是游戏中的重要部分,阿历克斯的日志可作为已收集照片和文档的参考,帮助玩家破译谜题并得到键盘密码。作为系列首例,玩家可在特定剧情与其他角色的对话时选择做出不同响应,并影响玩家对剧情发展的认识。

阿历克斯同时与两只护士怪战斗。

在探索之余,战斗系统也成为本作的重要元素,玩家将需要迎击随时出现的多种多样的怪物。与系列前作中普普通通的主角不同,归乡的主角阿历克斯接受过军事格斗训练,因此玩家将可以发起轻击、重击、混合连招等,并在怪物死亡前触发多种必杀动作。同时,敌人受到攻击时,身上会留下与阿历克斯出招一致的伤口。

阿历克斯与Lurker战斗。

而在对主角阿历克斯的操作上,玩家可以体验到新的战斗模式,如攻击前锁定、闪避、反击等等。游戏提供各类冷兵器及枪械,包括手枪、步枪、猎枪等,玩家还可在游戏后期获得更强力的同类武器。主角的持枪姿势相比前作更符合实际,如阿历克斯需要将长型武器持在肩上,并会受到后坐力。

此外,归乡的镜头控制也与前作相比有较大变动,玩家可以自由控制镜头,分别控制角色的移动和视角。

开发历程

《归乡》最初以《寂静岭V》为游戏标题启动,《寂静岭V》的总监坪山优史在欧洲玩家博览会的采访中宣布了游戏正在开发的消息,并对之前某网站散布的新作将被命名为《往昔阴影》的传言辟谣。

在随后的数次采访中,山冈晃透露这部作品将再现《寂静岭2》中以人物心理状态为核心的风格,制作团队希望将游戏场景设定在一个陷入灾祸的安宁环境中。山冈晃称可能不会采用《寂静岭V》这一标题,随后的消息则证实新作被命名为《寂静岭:归乡》。

接受澳大利亚审查

文件:Homecoming Drill Scene
阿历克斯被电钻钻进眼睛(未审查版本)。

《归乡》由于违反澳大利亚游戏审查制度,在2009年2月前一直被当地禁止发行;当时发售的只有PS3版本。为了减少露骨的暴力元素,特定游戏场景都接受了较大删改。

在亚当被Bogeyman劈裂后,随着镜头拉远展现全景,亚当的尸体会瞬间消失。玩家调查场景时,尽管尸体不存在,阿历克斯仍然会提到“父亲的尸体”。

在玛格丽特·霍洛威用电钻折磨阿历克斯时,一张病床会横在镜头前遮挡住阿历克斯被电钻伤害的腿部[1];当电钻刺向玛格丽特面部时,画面则直接变黑、保留音效[2];最后玛格丽特倒在地上时,插在面部的电钻会瞬间消失。

原声音乐

寂静岭:归乡原声大碟。
查看独立词条: 寂静岭:归乡原声大碟

游戏原声由山冈晃创作。《One More Soul to the Call》、《This Sacred Line》、《Alex Theme》和《Elle Theme》由Mary Elizabeth McGlynn演唱。其中《Alex Theme》的混音版本《Alex Theme (Machine Head Mix)》被收录在《Silent Hill Sounds Box》中。

游戏评价

这篇文章中仍有未被翻译的部分,寂静岭中文维基正期待着你来翻译它

Homecoming received a Metacritic of 71 out of 100 for the PlayStation 3 version, and 70 out of 100 for the Xbox 360 version. Aggregate site GameRankings gave a 71.82% aggregate score for the Xbox 360 version, and a 71.28% for the PlayStation 3 version.

General technical criticism includes no way to remove the 30 FPS cap in all versions of the game. The Noise Effect can not be disabled by default (it only can be modded out in the PC version).

The PC version of the game had, by far, the most negative critique of any previous Silent Hill installment, receiving a mere score of 59.38%, the immense number of glitches and lack of optimization and lack of polish being the culprit for its low appeal. The PC version lacked basic Xbox/PlayStation controller button prompts (this can be modded in). Technical criticism includes:

《归乡》的bug非常之多。
  • Missing criteria in cutscenes
  • Freezes and stuttering (up to 20 seconds)
  • Long loading times (sometimes up to 30 seconds to a minute in certain areas such as Central Silent Hill)
  • Framerate drops (dropping from 30 FPS to 15 FPS in some areas)
  • Crashing
  • Non-registering saves
  • Various glitches (Elle and Wheeler may get stuck when following Alex)[3]

As the second external outsourced developer working on a Silent Hill entry, Double Helix were under scrutiny from reviewers and Silent Hill fans to see how a western developer would handle the Japanese franchise. Some reviewers found the change in developer to be a positive move overall, while others, acknowledging faults in the final product, expressed interest in seeing further Silent Hill games from the same developer.

一些人物建模被批评“未经雕琢”、“不像真人”。

Positive reviews were given to the graphics and the environments in the game, described as "fantastic," with Shepherd's Glen in particular being "rendered brilliantly," and "the upgraded visuals bestow a filmic quality to everything and the world's eerie transformations look better than ever." The character models, however, were slightly criticized for appearing doll-like and unpolished. Some surprise was expressed at the darkness of the game, with the flashlight seemingly having less effect than in previous games, and making some markers, such as doors, hard to spot.

Also adding to the atmosphere is the audio, with music written by series regular Akira Yamaoka. Yamaoka's music and ambient audio was received well, being "atmospheric, moody and beautifully presented" combined with "an amazing score" the audio goes "a long way toward establishing the expected Silent Hill mood," though some concern was expressed that the music was "somewhat misplaced" with the game and did not fit in so well. Voice acting was reviewed as better than the series' usual attempts, but occasionally was "flat" when more emotion was needed.

《归乡》的战斗元素得到了毁誉参半的评价。

In contrast, Croshaw's Zero Punctuation review was generally negative, stating that while the level design, story and combat were all competent, the game had little to do with what he liked about the Silent Hill series and would have been better served a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franchise. Croshaw commented that Homecoming was an example of Japanese franchises being downgraded by "Westernization", particularly in the different approaches taken to induce fear in the player. Some fans enjoyed the combat, while others felt it was too action-oriented.

《归乡》的剧本。

The game's plot, written by Patrick J. Doody and Chris Valenziano, received a largely mixed reception. While some reviewers graded it positively, describing it as "intriguing and disturbing," it was also noted that it "isn't particularly original, and there are no great surprises," even though it "still makes for a very involving journey into the macabre." Several reviewers likened the story to a subplot of the main Silent Hill mythos which, while able to "stand on its own," "barely mentions certain characters which fairly dominate the backstory of previous SH games." aside from minor references to Cybil Bennett and Douglas Cartland.

Further to the mixed reception of the plot, some critics expressed disappointment at the predictability of the main twist in the story regarding Alex's predicament, while others found it "genuinely shocking." The twist that Joshua is dead, Alex has repressed memories, and Alex is responsible for Joshua's death is a similar recycling of Silent Hill 2, regarding James and Mary, although unlike James, Joshua's death was accidental and Alex never intended to kill his brother.

Also criticized is the fact that it is possible to obtain the UFO ending on a first playthrough (if the player doesn't mercy kill Lillian, does not forgive Adam, and chooses to save Wheeler), completely ruining the seriousness of the story - what could have been a deep, powerful and emotional story ends with Alex and Elle being abducted by a completely random UFO.

The story fails to explain what happened to Wheeler in the Good ending (if the player saved him), and what truly happened to all the missing townspeople of Shepherd's Glen, and has some minor plot holes.[4] However, Alex asks Margaret, "By kidnapping? By murdering?" and she replies specifically to the murdering part, "Murdering? I've given them life through rebirth." This implies that Margaret killed the townspeople. The fate of the once vibrant town of Shepherd's Glen remains unknown. The townspeople are still apparently dead, and it is unknown if the town is still cursed.

在现实生活中切勿将刀拔出。

It should also be warned that Homecoming also teaches improper medical advice. Removing the five knives from Wheeler's chest (which Alex does if the player saves him), in a real-life situation, is not recommended because it may cause further bleeding or open damaged arteries.

冷知识

  • 游戏中的所有BOSS都化身自被当做祭品的孩子们。被活埋的乔伊·巴特利特对应着从花园地下钻出的Sepulcher;被肢解、喜欢娃娃的斯卡利特·费奇对应人偶模特状的猩红,揪掉了父亲的头;被窒息而死的诺拉·霍洛威对应着Asphysia。最终BOSS,口中含有类似呼吸机装置的Amnion则对应着溺亡的约书亚。
  • 在将BOSS视为祭品们的邪恶化身之外,还可将其理解为渴望复仇的受害者或者惩罚献祭者的行刑人;与三角头之于詹姆斯·桑德兰的关系类似,祭品们都给各自心含悔恨的家长们带来了死刑的惩罚(霍洛威法官除外)。
  • 杀死亚当·谢帕德的Bogeyman可理解为亚当因破坏契约、为牧羊人溪谷引来灾祸而产生的负罪感,也可解释成阿历克斯想要惩罚父亲在他幼时冷漠、排斥态度的报复愿望。
  • 几乎所有BOSS都是在阿历克斯向各家族的家长出示他们子女的物品时出现的,Sepulcher在阿历克斯向巴特利特市长出示乔伊的破表后出现,猩红在阿历克斯向费奇医生出示斯卡利特的娃娃后出现,Asphyxia在阿历克斯向霍洛威法官出示艾丽的挂坠项链后出现。唯一的例外Amnion是因为杀害约书亚的不是亚当而是阿历克斯。
  • 开场动画中,阿历克斯在医院走廊中所见所闻的“医生虐待病人”正是各家族的家长杀害他们的子女、执行献祭的场景。仔细观察可发现以下顺序:费奇医生肢解斯卡利特、霍洛威法官扼杀诺拉、巴特利特市长将乔伊丢进洞中;而他们手下的孩子都似乎是约书亚的形象。
  • 开场动画中推着阿历克斯的医生是他的父亲亚当的形象,在梦魇中亚当似乎正要将阿历克斯送向行刑室以完成献祭,但随后被Bogeyman一刀劈死了。这一幕可算作一处伏笔,因为在后来的剧情中亚当的死法与此一致。
  • 在医院梦魇中,悬在阿历克斯手术台上方的刀刃与Amnion附肢的末端相同。
  • 在医院梦魇中,随处可见被从头到脚劈开的尸体,与亚当·谢帕德的死状相似,其数量远多于游戏中的其他部分。参考神经科学的相关理论,这体现了幼年时父亲的极端做法给阿历克斯留下的严重阴影,并可以证明医院梦魇本身的非真实性。
地下室中亚当的剪影。
  • 在阿历克斯家的地下室中,玩家透过窗帘观察亚当的狩猎室可以看到亚当的身影,但剪开窗帘后会发现那是一具服装模特。
  • 游戏中多次出现需要划开以通过的肉质膜状物,可能象征着“阴齿”,一种与婴儿诞生相关的粗俗意向,可能暗指在出生前就注定有着不幸命运的阿历克斯。
  • 如果玩家在某场景迷路,可以追随昆虫的轨迹,它们会引导玩家前往必要的场景。但由于这些昆虫只在地面上按固定队形移动,很难被观察到。
  • 对关键的数字206的意义有很多联想和推测。
  • 假设医院结局成立,则206是阿历克斯在精神病院中的病房门牌号。
  • 在医院梦魇中,如果阿历克斯在追寻约书亚中途调查206病房,可以听到从门后传来的水滴声,暗示着阿历克斯躲开、却被约书亚承受的不幸命运。
  • 在大酒店中的206房间,阿历克斯坠入洞中来到了巴特利特市长面前,并遇到了Sepulcher。
  • 牧羊人溪谷的所有钟表都指向2:06,而在约书亚落水的记忆闪回中,对亚当手表的特写表明事故发生时间正是2:06。
  • 与柯蒂斯交谈时,他会提到无法修好镇上的钟表,“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止时间正常流逝”。
  • 206这串数字与4有着明显的联系(在偶数数列中,2和6中间是4;2和6的差为4;4是6的补数等等),游戏中的四大家族、四位祭品变化的BOSS等都呼应了数字4。
大酒店。
  • 在大酒店门前的灯光招牌上,A、H、T、E四个字母灯出了故障没有发光,排序后可得到单词HATE(厌恶、憎恨)。
  • 参考圣经中的故事,谢帕德家族的原型可能来自世界上第一个家庭。亚当和夏娃生下两个儿子,该隐与亚伯,该隐成为了农夫,亚伯成为了牧羊人,并将羊群中的第一只羊羔献给了耶和华;该隐嫉妒亚伯得到了耶和华的欢心,杀害了亚伯,受到的惩罚使大地遭受诅咒。亚当和莉莲·谢帕德(Lillian可能变换自Lilith,犹太教的拉比文学中亚当的第一任妻子)生下两个儿子,阿历克斯与约书亚,阿历克斯嫉妒约书亚,但并没有蓄意谋害约书亚,却失手害死了他,因此破坏了四大家族与神灵的契约,使牧羊人溪谷陷入了里世界。
  • 在Xbox360版本上可获得的许多成就是对《寂静岭2》的致敬,如达成溺亡结局可获得“水中”成就,与《寂静岭2》中主角命运相似的结局;选择不宽恕阿历克斯的父亲则获得成就“安吉拉的选择”,呼应了安吉拉·奥罗斯科她父亲的仇恨。
  • 一些未在游戏中实际使用的声音文件表明,游戏原本打算将重心放在战斗、联合作战上;这些文件中包括一段有关沃特·沙利文幼年的磁带录音:在某种心理辅导中,有人将几张302室的照片展示给小沃特,又展示了沃特亲生母亲的照片,小沃特说他和照片里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并哭闹起来。
  • 阿历克斯的姓氏谢帕德是玛丽·谢帕德-桑德兰的婚前姓氏,也许暗示着两人有家族关系。
    • 在采访中问及这段可能的联系时,Tomm Hulett表示他不太确定,认为可能只是个巧合[5]。(《归乡》的剧情和人物姓名是在他加入Konami之前就确定的,因此他的回答参考价值不大。)
    • 在《归乡》的补充日记中,阿历克斯问道“她是我的亲戚吗?”[6]
护士怀的孩子。
  • 当有光照在护士腹部时,玩家可以清晰地看到其子宫中的胎儿。
  • 游戏最初设计了阿历克斯在树林中遇到猎人的剧情,阿历克斯会帮助猎人脱离困境,但猎人最终会死掉。这段剧情被删除了,猎人的模型则用来制作特拉维斯·格雷迪的形象。在概念设计图中,猎人帽子上写有“SHV”字样,即早期《归乡》的项目代号“Silent Hill V”的缩写。
  • 游戏开场时阿历克斯被绑在轮床上推过噩梦般的医院走廊这一场景,与电影《异世浮生》有相似之感,这部电影也经常被视作寂静岭系列的启发作品。游戏结局之一也与影片结局有明显的相似:影片结尾揭晓了主角从未活着离开越南,影片是一场药物引发的幻觉;而医院结局则意味着阿历克斯经历的一切都是在精神病院治疗中产生的幻觉。
  • 形态为娃娃的BOSS猩红可能源于《寂静岭3》。在阿莱莎·吉雷斯比的房间中,主角希瑟可以检查床边的一排娃娃,并说其中一个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玩过很久,名叫斯卡利特(猩红),而其他娃娃的名字却记不清了。
寂静岭市中心。
  • 在标题界面背景中可看到约书亚正站在谢帕德家的前门。
  • 在采访中,Tomm Hulett提到《归乡》最初安排的高潮情节是在托卢卡湖上约书亚·谢帕德与阿莱莎·吉雷斯比的对决,而艾丽·霍洛威这一角色原本被设定为长大的《寂静岭2》中的劳拉,并会在乘船前往寂静岭时披上詹姆斯·桑德兰的夹克。
  • 《归乡》是寂静岭系列中唯一一部所有出现的怪物都有登场动画的作品。

外部链接


游戏图库

请在Silent Hill: Homecoming images查看全部游戏图片的完整列表。

你可以为这篇文章填入更多内容!帮助寂静岭中文维基来扩充它吧。

v · e · d
角色
主要角色
阿历克斯·谢帕德 - 约书亚·谢帕德 - 艾丽·霍洛威 - 詹姆斯·惠勒 - 玛格丽特·霍洛威 - 柯蒂斯·阿克斯
其他角色
亚当·谢帕德 - 莉莲·谢帕德 - 诺拉·霍洛威 - 萨姆·巴特利特 - 乔伊·巴特利特 - 马丁·费奇 - 斯卡利特·费奇 - 特拉维斯·格雷迪 - 卡萝尔·多伊尔 - 教团士兵 - 纳什 - 罗比兔
家族
巴特利特家族 - 费奇家族 - 霍洛威家族 - 谢帕德家族
怪物
Amnion - Asphyxia - Bogeyman - Feral - Lurker - Needler - Nurse - Scarlet - Schism - Sepulcher - Siam - Smog - Swarm
武器
12 Gauge Shotgun - BlueSteel Shotgun - Chrome Hammer Pistol - Ceremonial Dagger - Circular Saw - Combat Knife - Crowbar - Fire Axe - Laser Pistol - M14 Assault Rifle - Mk 23 Handgun - Police Marksman Rifle - Pulaski Axe - Steel Pipe
地点
艾凯密拉医院 - 寂静岭市中心 - 圣途教堂 - 达吉恩图墓园 - 费奇医生办公室 - 大酒店 - Hell Descent - 昆士有限公司 - 老巢 - 俯视监狱 - 玫瑰山庄墓园 - 废品回收站 - 牧羊人溪谷下水道 - 谢帕德家 - 牧羊人溪谷 - 牧羊人溪谷市政大厅 - 牧羊人溪谷警察局 - 寂静岭码头 - 托卢卡湖 - 托卢卡湖办公室 - 托卢卡湖水电站 - 托卢卡河 - 狗屋
术语
手电筒 - 表世界 - 地图 - 怪物 - 里世界 - 夜魔之刀 - 现实世界 - 防空警报 - 教团 - 步话机 - 具现化 - UFO结局 - 大刀 - 欢迎标牌 - 性暗示 - 太阳的圣环
档案
道具 - 钥匙 - 谜题 - 文档 - 秘籍与可解锁内容 - 原声
avatar
avatar
1

拆拆真帅~~~辛苦啦~~~么么哒♥

4年
avatar
拆维
0

害怕.jpg

4年